让作者觉着温馨这么弱智,不讲阳谋讲阴谋

   
可能是《三国演义》和《三国志》迷的缘故,所以我从小时候开始一直到中年,就特别喜欢读围绕三国的故事和演义,在我的印象中就形成了对三国和其中人物的属于自己的根深蒂固的判断。《三国演义》上演之后,曹操的演绎深入我心,喜欢的刘关张也给我一度的惊喜,只是遗憾里面我喜欢的赵云经常换人。但总的来说,它遵照了我读出来的历史,也满足了我对三国的幻想和期待。

高达1。6亿元重金打造的大型史诗文艺电视剧新版《三国》播出以来,稳坐省级卫视收视率前三名。新版《三国》还是不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三国故事?能否超越早已深入人心的1994年版《三国演义》?笔者近日采访导演高希希。

2011新年伊始,曾经执导过《女囚》、《拯救少年犯》、《出路》、《无处藏身》和《千万不能说》等多部高收视率电视剧的陕西籍导演张蒲安再次披挂上阵,由他执导的40集电视剧
《后三国》经过两年时间剧本的修改,将于2011年4月份开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导演张蒲安表示,在电视剧版四大名着陆续被翻拍之后,《后三国》将成为“延续罗贯中,挑战罗贯中”的一部古装大剧。

新《三国》一出,令我耳目一新。兴致勃勃看了几集之后,发现原来新的只是特技和效果,新的只是对我固有三国观的颠覆,就不忍再看了。我总想现在的编剧还是导演,为了求新的努力真的让人敬佩,不惜颠覆在人心中固有的判断。他们把自己的主观观点强加给观众,这些也是难免的。但总以为自己的构思更胜古人一筹似地,试图挑战经典就变得可笑了。既然是经典,那就是已经深入人心了,深入的不仅是故事情节还有人物形象,深入的不仅是三国故事伴着成长的我们这一代,还有我们的前人,还有我们的下一代。

新《三国》新要求:捅破天花板,整容不变性

熟悉影视业的人都知道,剧本是一部电视剧成功的强大基石,据了解《后三国》的剧本从最初创意到完成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期间导演张蒲安和河南大学众多历史学教授等反复研究和论证,不放过任何一个历史细节以及细节之后可能隐藏的历史真相。记者通过采访获悉,电视剧《后三国》从司马懿临死前开始着笔直至晋朝灭亡,历史跨度为50余年,主要讲述“后三国”时期所发生的诸多往事。“从剧本来讲,‘后三国’绝对是正史结构,包括剧中的主要人物及年号等,都是专家几经论证,包括我本人可以说也是熟读这段历史,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半个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蒲安这样说。

我们的编剧和导演,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心中的三国变成可以触摸的,把脑海中的影像变成可见的视觉盛宴呢?我想如果把我们梦想中的三国影像化,不更经典吗?难怪《哈利波特》火的不仅是图书,也是电视剧和电影。而中国经典历史故事的电视剧却少有经典,根本原因是在中国的编剧和导演的眼中,我们这些看客大多是弱智。

笔者:相信高导接受非常多的采访中,已经回应了无数的争议了,你也是很豁达地说准备好了迎接观众的拍砖,你觉得重拍经典真的吃力不讨好?

历时两年精磨剧本澄清历史不怕争论

高希希:经典是个很厚重的东西,去碰它时肯定会有很大的难度,比如创新,比如精神文化的诉求,等等。我接受拍摄“三国”,最初是出于对《三国演义》的喜爱:小时候就喜欢读“三国”,“三国”的故事伴随着我长大。现在拍成电视剧,压力是有的,拍摄出来之后,我也希望观众能够怀着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部作品。

“可以说,前三国讲得是‘阳谋’,而后三国讲得却是‘阴谋’”谈到《后三国》这部电视剧总体的特点时张蒲安表示。《后三国》与《三国演义》电视剧版本最大的不同之处还在于,《三国演义》基本上是一部男人戏,但《后三国》中女人戏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其中更有对阿斗和曹操等历史人物“颠覆性”的展现与评价,比如人们经常用“扶不起的阿斗”来形容懦弱或者胸无大志等,而在《后三国》中,阿斗却是一个抛弃家族恩怨,以天下苍生为本,具有“反战”思想的国君。当记者问道,对于这种“颠覆”而带来的争论将如何看待时导演则表示,不能引起争论的作品不是好作品,《后三国》正是希望能达到澄清历史,告诫后人的目的。

笔者:据说今年是四大名着的重拍年,李少红版的《红楼梦》,张纪中版的《西游记》,还有《水浒传》,都在重拍。把名着搬上荧屏,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功力。你希望给观众呈现一部怎样的作品?

鲍国安唐国强红花转“绿叶”

高:我希望能拍一部有新意的《三国》。作为四大名着,“三国”的分量我们都知道。其中的人物、故事,大家更加是耳熟能详,今天重新在荧屏上呈现这个故事,一定希望有一些新的角度、新的理念。当初制片人给我的一个要求就是,一定要把天花板捅破。我和编剧朱苏进老师商量时,也有一个定位:“整容不变性”。我希望将《三国》变成一个留得住的作品。

《后三国》即将在今年四五月间开拍,将在5个月时间拍摄完成,目前已经进入拍摄准备的最后阶段,谈到演员阵容张蒲安表示,大部分演员已经确定,只有几个主要演员人选还没有最后敲定。在目前确定的配角中既有鲍国安、唐国强这样的老版《三国演义》的演员,也有杨立新、李保田这样的老戏骨坐镇,从而组成了一个强大的“绿叶”阵容。导演表示,唐国强和鲍国安这些演员出演《后三国》就是为了让观众从视觉和感情上将新剧与经典的《三国演义》联系起来。而另外一些实力派演员的加入,也保证了这部电视剧“绝对好看”。“我们在保证基本的史实之外,一定要让电视剧‘好看’,要让观众喜欢,观众不喜欢,就是编剧和导演不道德。”张蒲安说。

我觉得老版《三国演义》是观众的初恋情人,你到第二次再走老路就傻了。为什么总有人去重拍经典?是因为他觉得不满足。但是你要再创作,就要有新的东西。

笔者:为什么片名叫《三国》?

高:跟《三国演义》不同,跟《三国志》也不同,易中天恰恰也是这么跟我说的,第一,既不是《三国志》,也不是《三国演义》,所以我们叫《三国》,它就是一电视剧,电视剧版的三国。

不要把曹操脸谱化简单化

笔者:一些观众认为,相比你的新《三国》,老版的《三国演义》电视剧太过舞台化、话剧味太浓,新《三国》在叙事和对话方面被网友称为是穿越台词或者太现代,你和编剧朱苏进出于什么考虑?

高:以前的古装戏一直没有解决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观众尤其是稍微年轻一些的朋友的观看障碍问题。《三国演义》小说里用的是书面语,跟我们平时说话是不一样的。要让所有的人物“落地”,要解决口语化问题。所以我们是有意把它口语化。比如第一集就出现的曹操台词“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就是我们有意为之,并不是不懂。口语化是想解决观看障碍。用文言文台词对于朱苏进老师来说,非常简单。

笔者:许多观众对新《三国》的选角可以说是耿耿于怀,您也回应了很多。新《三国》在选角和造型上有什么特别构想?

高:任何一部电视剧的演员选择,其实都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合适”,《三国》也不例外,里面这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我们在选择演员时,就是看是否和我们要呈现的《三国》适合。在造型上,我们也下了很大的工夫。对于曹操的造型设计,最终想到了可以有点像当年黑泽明的一部电影《红胡子》中的造型。我们在电脑上模拟出来,感觉确实和我们想要呈现的接近。每个观众都会有自己的说法,因为表演者都会带着自己的记忆。就像以前的鲍国安,你说他演曹操是不是带着自身的气质?人们看片肯定会先入为主。鲍国安演的那个曹操已经被认同了,20多年来的印象无法磨灭,新曹操则需要时间去改变旧印象。

笔者:新《三国》对曹操的形象做了很大的颠覆,不再是以往的“尊刘贬曹”,而是把曹操处理成人性极其复杂的新形象。你现在给曹操翻案,是你自己的历史观呢,还是你觉得顺应了时代特征?

高:我们只能相对客观地去做一个历史人物的戏,因为这个戏不是讲历史。曹操在历史上到底是什么样无从知道,我不是拍《三国志》。《三国演义》一路走下来,曹操这个人物形象在不断演变与递进。在二十多年里,他应该有递进,也会带有一点现代人的审美特征和审美意识。

笔者:叶匡政不认同你改变曹操的奸雄形象,他说“重拍原着,一定得尊重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精神,目的是唤起人们对传统价值的新情感”,甚至有人说,“我怎么忍心让我的孩子第一次看三国,就在潜意识中扎下如此颠覆的曹操形象”?你怎么看待这些看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