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治武功的法老,古埃及的拿破仑

在尼罗河畔巍峨壮观的卡尔纳克神庙第四塔门前,高高耸立着两座3400多年前建造的巨大花岗岩圆柱,柱身上装饰着代表上下埃及的栩栩如生的莲花和纸莎草花浮雕。这是古埃及着名法老图特摩斯三世文治武功的象征。
图特摩斯三世约出生于公元前1514年,父亲图特摩斯二世是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第四代法老。他少年时代曾在卡尔纳克神庙当过小僧侣。公元前1504年,
父王去世,王后哈特舍普苏特无子,10岁的图特摩斯三世在祭司集团的支持下继承了王位,并与同父异母妹妹、哈特舍普苏特之女涅菲鲁勒订婚。由于他年幼,王
权被摄政的太后哈特舍普苏特独揽。不过,他仍受到作为一个法老所应具备的教育。他参加了军队的一切训练,是一名熟练的射手和骑手。他还曾出任军队统帅,南
征努比亚。同祭司和军队的密切关系,为他后来在政治上、军事上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公元前1482年,哈特舍普苏特突然死亡,图特摩斯
三世亲政。当时,以叙利亚南部卡迭什王国为首的反埃及联盟正逐渐形成,形势十分严峻。图特摩斯三世在军队的支持下,用短短几个月时间稳定了国内政局,随即
向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发动了第一次远征,最终攻陷美吉多城,胜利而归。
在图特摩斯三世亲政后的多年中,他陆续对西亚发动过15次远征,
占领了叙利亚、巴勒斯坦沿海城市,攻克卡迭什,并渡过幼发拉底河,征服米丹尼。他还向南方的努比亚用兵。随着对外战争的节节胜利,古埃及的版图不断扩大,
其北部已推进到叙利亚的卡赫米什,南部则一直伸展到尼罗河第四瀑布。这在古埃及历史上是空前的,也是后来历朝法老所未能超越的。图特摩斯三世开拓的这一广
阔疆域维持了近2个世纪,被称为古埃及的帝国时期。他自称“胜利之王、诸国之王”,在卡尔纳克神庙树立纪功柱,还在神庙壁上铭刻其远征的年代记事,颂扬自
己一生的战功。
为巩固帝国的统治,图特摩斯三世在西亚驻扎军队,并派遣代理人进行监督。他还把被征服国家的王公子弟带回埃及接受教
育,使他们成为法老的忠实仆从。被征服各国的王公每年要向埃及进贡,连两河流域和小亚细亚一些国家的统治者慑于埃及的威力也向法老献礼。图特摩斯三世晚年
尽情地享受着他用武力换来的太平盛世的欢乐。后因精力衰退,他和儿子阿蒙霍特普三世共同治理朝政。约公元前1450年,图特摩斯三世去世,被安葬在首都底
比斯西部峡谷的崖窟王陵之中。
尼罗河流域是人类早期文明的又一发祥地。自从公元前31世纪美尼斯统一上下埃及以后,历经1500多年的发展,到第十八王朝特别是图特摩斯三世统治时期,古埃及终于进入了它的鼎盛时代。
图特摩斯三世的远征及其庞大帝国的形成,促进了奴隶制经济的进一步繁荣,当时埃及的黄金、象牙制品、粮食、布匹等已经远销希腊半岛;远征的胜利也推动了古埃及先进文化的广泛传播,在世界文明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
图特摩斯三世是一位杰出的军事统帅和政治家,被后人誉为“古埃及的拿破仑”。

图片 1

第18-20王朝为新王国时代,又称新帝国时代(约公元前1567一前1085年)。这是古埃及历史上最强盛的一个时代。

图特摩斯三世是第18王朝的最大征服者,基于他开疆拓土的武功,而被后人比作“古埃及的拿破仑”。然而,他的前半生却是一直生活在女王啥特谢普苏特的阴影之下的。

话须从头说起。埃及帝国的奠基人图特摩斯一世死后,传位于图特摩斯二世。依照惯例,图特摩斯二世继位后,娶了他的异母姊啥特谢普苏特为王后。这是为了确保王权的牢固。可图特摩斯二世是个赢弱无能的人,早早便死去了。然而,法老和王后并无子嗣,王位的法定继承权无可选择地落在了一个后宫嫔妃所生的儿子名下,这对王后哈特谢普苏特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好在,此时那个戴上法老王冠而被称作图特摩斯三世的男孩,年纪尚幼,哈特谢普苏特顺理成章地得以太后身份摄政。这时大约是公元前1504年。

哈特谢普苏特是一位颇具才干的女政治家。她巧妙地处理与势力强大的卡纳克神庙祭司间的关系,控制军队,开展海上贸易探险,从而逐渐巩固了自己的统治。但是,眼看图特摩斯三世一年年长大,不甘心交出权力的她,终于决定自立为王。她虚构了一个这样的神话:是阿蒙神化身为他父亲图特摩斯一世,来到人间使她母亲怀孕,而生育了她。阿蒙神还对她说:“欢迎你,亲爱的女儿,我的最爱,埃及人的皇帝,哈特谢普苏特,你就是皇帝,担负起你的两块领土吧!”她命令把这个故事以系列浮雕的形式镌刻在神庙的墙上。

为了使人民承认自己的正统地位,作为埃及历史上第一个女王,哈特谢普苏特甚至着男装,戴假胡须。为了讨好神,她在卡纳克神庙竖立了两座高近90米、重达350吨的巨大花岗岩方尖碑,传说还在碑顶放置了许多金盘,用来反射太阳的光芒,以便向所有人证明白己与众神间的亲密关系。不过,我们还是注意到,尽管这位女王对权力的攫取已经达到不遗余力的程度,她却并未加害于图特摩斯三世。

那么,这许多年来,图特摩斯三世在做些什么呢?少年和青年时代前期,他主要在底比斯接受教育。

执教者当然是卡纳克神庙的祭司们了。图特摩斯三世在卡纳克几乎学习了所有的知识,从文化艺术到行政管理,从骑射搏击到军事指挥。他不仅成长为一名政治家,还是一员勇敢的武士和将军。他爱好习武打猎,并经常在公众面前表演骑射技术,曾夸口说,他在一个小时里就杀死了120头大象和120头野牛,一眨眼间就杀死了7只狮子。

大约在公元前1483年,哈特谢普苏特女王驾崩,图特摩斯三世开始正式执政。但关于女王之死,却是一个令人疑惑的千古之谜。她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的。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能够回答。

人们看到的只是:图特摩斯三世重返王位了,紧接着,前女王刻在神庙墙壁上的名字和雕像被凿平了,有关她的文字记载被刻意地销毁了,就连她的方尖碑周围也筑起了高墙……
图特摩斯三世执政不久,便开始了他的武力征服活动。公元前1482年,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地区爆发反埃及起义,图特摩斯率军前往镇压。卡迭石国王多菲斯集结3万同盟军,于巴勒斯坦北部军事要冲美吉多迎战埃及军。图特摩斯穿越难以通行的山间峡谷,突然出现在美吉多城下。惊慌失措的叛军仓促应战,大败。初战获胜后,埃军将美吉多城团团包围,经过7个月围攻,最终攻克该城。图特摩斯三世曾先后17次出兵巴勒斯坦、叙利亚等地,最终将这一地区变成埃及的属国。

最后的几次远征,图特摩斯到达了幼发拉底河流域,并在那里发现了他祖父图特摩斯一世的纪功碑。

于是,他又在旁边竖起一块自己的石碑,以向后人炫耀其祖孙两代的赫赫武功。然后,强渡幼发拉底河,迫使米坦尼国王承认了埃及的宗主权。图特摩斯三世在叙利亚的胜利震撼了整个西亚,使亚述和巴比伦尼亚也纷纷与埃及建立友好关系,巴比伦尼亚国王还将一位公主送与他做王妃。最终,新王国的统治版图向南推进到努比亚境内的第四瀑布,往北到达叙利亚北端的卡赫美什,成为横跨亚非的庞大军事帝国。

每次远征,埃及军队都掳掠大量的俘虏、牲畜和各种财物。被征服地区还被迫向埃及纳贡。这些战利品和贡品包括金、银、蓝宝石、孔雀石、铜、象牙、无角牛,以至儿童和女奴。法老的亲属、官吏、军官和神庙都能得到大量赏赐。图特摩斯三世是依靠阿蒙神庙祭司得以复位的。作为报答,他曾一次赠送给神庙1500多个叙利亚人做奴隶。他的一个作战有功的桡夫长亚赫摩斯,获得的犒赏有男奴9人,女奴10人,还有黄金、份地等。

图特摩斯三世是一位颇具天赋的军事指挥家,在战争中从未有过失败的记录,因而自称“胜利之王”
、“诸王之王”。他每一次远征,都有书记官做详实的随军记录,然后铭刻在卡纳克的阿蒙神庙墙壁上,这就是著名的《图特摩斯三世年代记》,内容包括时间、地点、路线、战役前的军事会议、作战过程以及缴获的战利品、战败国献纳的贡物等,铭文长达220
余行。其中详载的美吉多之战等,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珍贵战例资料。

摘自尹芳林《古国的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