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妥洽,东瀛对同盟国际信资公司降的仪式

“密苏里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最大的战列舰,仅凭这一点,它就有资格享受荣耀。但是,它真正的荣耀却是:在它这里,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了结束。
1943年9月,意大利无条件投降。 1945年5月,德国无条件投降。
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1945年8月15日,美国杜鲁门总统发表日本已正式表示无条件投降的声明之后,海军最高长官尼米兹向所属部队下令停止对日军的攻击。
1945年8月19日,日本派出了代表,根据美军西南太平洋战区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命令分乘两架涂以绿十字标记的飞机,抵达马尼拉,听取有关盟军进驻日本本土和签署投降书的指示,并接受由同盟国拟定的投降书文本。
1945年8月28日清晨,首批美军分成空中和海上两路在日本本土登陆。第二天,美国海军第三舰队在哈尔西将军的率领下驶入东京湾,下午,尼米兹将军乘坐水上飞机到达东京湾,在“南达科他号”战列舰上升起了他的五星上将旗。
8月30日下午两点,麦克阿瑟的专机在日本降落。
就在这一天,美国和日本同时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定于1945年9月2日上午九时在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
要知道,这可是全世界瞩目的一场仪式,“密苏里号”虽然号称是当时的超级战列舰,十分宽敞,但总不至于比日本东京平地上宽敞吧?为什么要选择“密苏里号”作为会场呢?
原来,当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美国后,总统杜鲁门希望麦克阿瑟出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负责安排和主持日本投降仪式,并作为同盟国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总统
的命令当然无可厚非,麦克阿瑟将军从美国参战后就东跑西颠,为“二战”的胜利做出了卓越贡献。可是有人不这样认为,反对的声音来自海军。任何人都知道,太
平洋战场就是在海上的战争,美国海军出了多少力气,大家有目共睹。况且,太平洋舰队险些被日本连窝端,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呢!而战争胜利后,居然让一
位陆军将领站到台前,这显然抹杀了海军的功劳。
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有人出主意说,投降仪式由陆军将领主持,而仪式举行的地点则在一
艘海军军舰上。此项提议得到了双方的一致认可。同时又规定,麦克阿瑟作为同盟国代表签字,尼米兹就作为美国代表签字,以表彰海军在战争中所作出的贡献。杜
鲁门为了让双方更加开心,就特意选了以杜鲁门家乡命名,并由他女儿马格丽特主持下水典礼的“密苏里号”作为仪式军舰。可是一天后,又有了新的难题。美军军
规规定:军舰上只能悬挂最高指挥官的旗帜,但麦克阿瑟与尼米兹两人军衔相同,不能只挂其中一个人的。有关人员煞费苦心,总算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
在战列舰的主桅杆上,并排挂一红一蓝两面将旗。红旗代表麦克阿瑟,蓝旗代表尼米兹。
9月2日这一天,天气不怎么好,但很多人的心情却非常好。
“密苏里号”战舰右舷的露天甲板作为签字仪式的会场,正中央偏右放置着一张大桌子,这张桌子可是大有讲究,它是“密苏里号”士官餐厅的长条桌,上面铺着
绿呢桌布。桌子旁边竖着一排麦克风,桌子靠里是同盟国签字代表团的位置,左前方是五十位海军将领,右前方是五十位陆军将领,正对桌子的最佳位置临时搭起的
平台,则是摄影记者的专区,桌子靠外是日本代表团的位置。
8时50分,乐声响起,麦克阿瑟乘坐“布坎南”号驱逐舰从横滨赶来,尼米兹将军上前迎接,两人谈笑着从主甲板拾级而上,步入将领休息舱。大概是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麦克阿瑟居然在卫生间里剧烈地呕吐起来。
当麦克阿瑟呕吐完毕的时候,日本代表团的11人已经按照要求乘坐小艇来到了“密苏里号”上。这11个日本人有陆军参谋总长,有外务省代表、陆军代表和海军代表,他们都表现出了一种郁闷的样子,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投降,但天皇下了命令,他们只好来签字。
当他们登舰后,被要求交出武器,其中的七名军官解下了腰间长长的武士军刀和护身短剑,放在桌子上。然后,他们又列队向各国将领行鞠躬礼,但没有人还礼。敬礼之后,这些人分成三排面桌而立。
9点整,乐队奏起美国国歌“星条旗永不落”,麦克阿瑟和尼米兹并排在前,同盟国代表团以及观礼的陆海军将领都在规定位置上列队。麦克阿瑟发表讲话,宣读
投降命令。宣读完毕,他指着桌子前的椅子,严肃地宣布:“现在我命令,日本帝国政府和日本皇军总司令代表,在投降书指定的地方签字!”那张餐桌上,早就放
好了两份投降书文本,一份是同盟国保留的文本,墨绿色真皮封面;另一份交给日本的文本封面则是黑色帆布。
那两份投降书被拿出来时,一名日本代表首先走上来,仔细审视桌上两份投降书无误,再回到自己位置,签字仪式正式开始。日本代表拿着笔,浑身哆嗦,好一阵才签上了名字。
接着就是各成员国的代表签字,签字完毕后,美国人又举行了小型的阅兵仪式:十架B-29“超级堡垒”重轰炸机排着整齐的对形从“密苏里号”上空掠过,紧
接着,一批又一批美军飞机呼啸而过,人们还来不及数清数目,隆隆声响中,越来越多的飞机飞过“密苏里号”,朝着东京的方向飞去。
当日本代表团离舰后,同盟国的代表们开始喝咖啡,吃油炸面圈来庆祝这样的胜利。虽然没有酒,但气氛非常热烈,因为从这天起,持续多年的枪炮声终于平息,和平来了!
为了纪念这一历史事件,美国特意在“密苏里号”战列舰的右舷甲板上镶上一块金属铭牌:“1945年9月2日,日本在此向同盟国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落下帷幕。”
“密苏里号”因为这一事件,直到今天仍被人记得,仍有无数的人到已经退役了的它身上参观缅怀。
人要有运气,船也要有运气。一个历史事件成就了一艘船,直到今天,“密苏里号”仍被人们记得。自然,我们也要知道,所谓运气,其实是你的努力所得到报酬
的利息。有句话说得好,运气就是机会碰巧撞到了你的努力。因此,运气是以努力为前提条件的。运气出现在走向成功的路上,不断进取才有可能获得运气的机会。
可以说,你昨天的努力就是今天的运气,今天的努力就是明天的运气。

1945年9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的篇章——同盟国代表接受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投降书的签署,正式宣告日本军国主义的彻底失败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

尼米兹这一横,杜鲁门犯愁了。让麦克阿瑟主持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可能改变;但如果尼米兹不去参加仪式,这显然对于海军没法交代,在盟国面前也要丢脸。这可如何是好?

原因很简单,尼米兹认为日本之所以会投降,那是因为我们海军在太平洋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没有我们海军全歼日本舰队,没有我们在太平洋上的浴血牺牲,哪能这么快打败日本人?你们陆军打仗那是在欧洲战场,和日本人的较量,当然是我们海军第一。可是,日本人败了,出风头的却是麦克阿瑟,所以尼米兹当然要怒了。尼米兹当即向总统表示,如果政府不能以一种适当的形式在受降仪式上体现海军的战略地位和作用,他将拒绝出席受降仪式。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作为二战盟国的领头人,美国开始积极准备日本投降的相关事宜。美国总统杜鲁门发布命令,任命陆军上将麦克阿瑟为远东盟军最高司令,并授权由他安排日本投降签字仪式。这么做是个常规做法,并无不妥。但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尼米兹却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问,这样一个关系到二次世界大战结局的受降仪式,为什么会选择在一艘美国军舰上举行呢?无论是之前的芷江受降还是此后的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仪式,都是在陆地上的室内进行,这样符合常规。可为什么盟国接受日本无条件投降的签字仪式会选择在一条船上呢?

就在杜鲁门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海军部长福雷斯特尔给杜鲁门出了一个主意:日本投降签字仪式还是让麦克阿瑟主持,但是签字的时候,麦克阿瑟的身份是盟军最高指挥官,而让尼米兹代表美国签字。并且,投降签字仪式直接放到美国海军第3舰队旗舰“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杜鲁门老家就是密苏里的。让这艘以杜鲁门老家命名的立下赫赫战功的战舰作为投降签字仪式的场所,既照顾了尼米兹的面子,又给杜鲁门脸上贴金,可谓是最好的选择。杜鲁门一听,顿时喜笑颜开。好,就这么定了。

1945年9月2日,停泊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战列舰旌旗招展,人头攒动。人们都怀着激动的心情,见证这历史的时刻。细心的人们或许发现,“密苏里”号战列舰的主桅杆上悬挂了一红一蓝两面将旗。按照美军的规定,一般军舰上只能悬挂最高指挥官的旗帜,但由于麦克阿瑟与尼米兹两人军衔相同,有关人员为了摆平两个人的纠葛,只能破天荒的同时悬挂了两面将旗,红旗代表麦克阿瑟,蓝旗代表尼米兹。这在美军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