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山遗址开馆,出土多件古器具

昨天,余姚田螺山遗址现场馆正式对公众开放。

昨天,余姚田螺山遗址现场馆正式对公众开放。

图片 1

“田螺山遗址”总面积3万多平方米,位于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村口,距离“河姆渡遗址”仅7公里。整个遗址呈现了一个7000多年前的江南古村落,属于河姆渡文化。

“田螺山遗址”总面积3万多平方米,位于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村口,距离“河姆渡遗址”仅7公里。整个遗址呈现了一个7000多年前的江南古村落,属于河姆渡文化。

田螺山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去年9月,遗址的西部角上“升”起一个总面积近4000平方米的庞大银色建筑。它就是余姚市人民政府投入近千万元建造的“田螺山遗址”现场馆,它的“肚子”里就“藏”着田螺山遗址考古发掘工地,它是第一个江南水乡高地下水位地区发掘现场原址保护展示点。

去年9月,遗址的西部角上“升”起一个总面积近4000平方米的庞大银色建筑。它就是余姚市人民政府投入近千万元建造的“田螺山遗址”现场馆,它的“肚子”里就“藏”着田螺山遗址考古发掘工地,它是第一个江南水乡高地下水位地区发掘现场原址保护展示点。

图片 2

昨天上午一开馆,迫不及待的观众蜂拥而入,“出土文物”和“发掘现场”两个展示区,像打开了一部史诗大片,描摹了一幅7000年前江南人的生活画卷。

昨天上午一开馆,迫不及待的观众蜂拥而入,“出土文物”和“发掘现场”两个展示区,像打开了一部史诗大片,描摹了一幅7000年前江南人的生活画卷。

工人正在紧张地淘洗泥土。

陈列馆呈现:先民曾吃海鲜、住吊脚楼

陈列馆呈现:先民曾吃海鲜、住吊脚楼

图片 3

你可能想象不到,陈列在玻璃柜里,和我们现在吃的大小相仿的细小米粒,就是当时人们的“口粮”,因为年代久远,已被碳化了,变得颜色发黑,这是河姆渡时期稻作农业发达的象征。

你可能想象不到,陈列在玻璃柜里,和我们现在吃的大小相仿的细小米粒,就是当时人们的“口粮”,因为年代久远,已被碳化了,变得颜色发黑,这是河姆渡时期稻作农业发达的象征。

工人正在清理发掘现场。

“他们吃得可丰富了,橡子、葫芦,还有酸枣……”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发掘领队孙国平说,当时的人们已懂得种植农作物、采集野果和狩猎。

“他们吃得可丰富了,橡子、葫芦,还有酸枣……”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发掘领队孙国平说,当时的人们已懂得种植农作物、采集野果和狩猎。

中新网宁波5月10日电在直线距离浙江省余姚市河姆渡遗址7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圆顶大棚,这里就是河姆渡文化田螺山遗址所在。从2004年至今的十年,考古人员发掘了1800平方米的面积,已出土登记文物7000余件,还首次出土了多件新颖独特的古器物。

而吊足你好奇心的是,泡在蒸馏水里的木浆和成堆的金枪鱼骨头、鱼鳞,还有硕大的鲸鱼肋骨。“这说明当时的人们可以从村落边的水系划船出去,一直到30公里外的近海捕鱼吃。”孙国平说。

而吊足你好奇心的是,泡在蒸馏水里的木浆和成堆的金枪鱼骨头、鱼鳞,还有硕大的鲸鱼肋骨。“这说明当时的人们可以从村落边的水系划船出去,一直到30公里外的近海捕鱼吃。”孙国平说。

考古发掘工作受重视

在空旷的“发掘现场”展示区,可以看见浑浊的地下水里,两根横卧的粗大木头首尾相连,组成了一座长10多米的独木桥,桥的两侧是一根根加固的木桩,这就是中国最原始的独木桥。

在空旷的“发掘现场”展示区,可以看见浑浊的地下水里,两根横卧的粗大木头首尾相连,组成了一座长10多米的独木桥,桥的两侧是一根根加固的木桩,这就是中国最原始的独木桥。

作为田螺山遗址考古发掘的领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孙国平从事考古工作已有25年,而花在田螺山遗址上的时间就长达十年。“这是我考古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

在独木桥的东南面,留下一些木门的遗迹,上面有插门闩的方孔。而这扇门往东,就是居住区。整个古村落的布局由此清晰可见,据介绍,当时的居民就住在类似吊脚楼般的建筑里。

在独木桥的东南面,留下一些木门的遗迹,上面有插门闩的方孔。而这扇门往东,就是居住区。整个古村落的布局由此清晰可见,据介绍,当时的居民就住在类似吊脚楼般的建筑里。

2001年初,余姚三七市一家私营热处理厂为解决生产用水打井,挖出许多陶片、大型动物骨骼、木头等地下文物。由此,田螺山遗址“浮出水面”。

“根据遗存情况看,这个村落里可能居住了上百人。目前发掘了3个以上单元的长排房子,每个房子大约10多米长,可以住数十个人。”孙国平告诉记者,当时大体还是以村落为单位的母系氏族社会,还没有家庭的概念。

“根据遗存情况看,这个村落里可能居住了上百人。目前发掘了3个以上单元的长排房子,每个房子大约10多米长,可以住数十个人。”孙国平告诉记者,当时大体还是以村落为单位的母系氏族社会,还没有家庭的概念。

2004年,在孙国平的主持下,田螺山遗址开始了第一次发掘。“第一次选择发掘的位置很要紧”,谈起第一次发掘,孙国平仍然异常兴奋。

遗址保护:木头“保湿”成难题

遗址保护:木头“保湿”成难题

由于选址得当,第一次挖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在300平方米的区域就找到了罕见的独木桥,同时还发现了保存很好的干栏式木构建筑和大量的动植物遗存。

遗址现场的真实呈现震住了现场每个人,不过,它的保护工作却愁煞了专家们。

遗址现场的真实呈现震住了现场每个人,不过,它的保护工作却愁煞了专家们。

由此,田螺山遗址得到了考古界和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特别是余姚市政府投入上千万元资金在发掘区上方建造了4000平方米左右的遗址保护棚和遗址现场馆,为该遗址的进一步发掘、研究、保护和展示开放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记者在现场看见,工人们来回拎着水壶,为那些露出水面的木桩浇水。“现在一天要浇四次,来保证这些木头的湿度,防止干裂。”孙国平说。

记者在现场看见,工人们来回拎着水壶,为那些露出水面的木桩浇水。“现在一天要浇四次,来保证这些木头的湿度,防止干裂。”孙国平说。

在孙国平看来,一项还在进行中的史前遗址考古发掘能享有这种待遇,在国内至今也还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但这样的方法,解决的只是“一时之渴”。据了解,田螺山遗址的地下水位很高,为了发掘和展示,每天现场必须有两台水泵经常抽水,防止那些木结构的遗迹“缺水”。“露在外面容易发霉,干了又要开裂,一干一湿,也会坏。”来自北京大学的严文明教授很着急,目前长期保护遗址木制品的方法,在全世界都还是个难题。

但这样的方法,解决的只是“一时之渴”。据了解,田螺山遗址的地下水位很高,为了发掘和展示,每天现场必须有两台水泵经常抽水,防止那些木结构的遗迹“缺水”。“露在外面容易发霉,干了又要开裂,一干一湿,也会坏。”来自北京大学的严文明教授很着急,目前长期保护遗址木制品的方法,在全世界都还是个难题。

经考古证实,田螺山遗址年代约为距今7000年-5500年,总面积有3万多平方米,且文化堆积较厚,最厚处达3米以上,文化遗存形成时间长,跨度在1500年以上,拥有6个文化层。

据了解,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的专家已经前往现场考察,他们将尽快提出田螺山遗址发掘现场保护的方案。

据了解,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的专家已经前往现场考察,他们将尽快提出田螺山遗址发掘现场保护的方案。

多学科手段参与考古

余姚田螺山遗址

余姚田螺山遗址

田螺山的发掘方式一改传统操作习惯,更多采用了全泥土淘洗和多学科参与考古的方法,尽力把丰富和完整的各类遗物与多学科手段紧密有机结合,深入挖掘、提取、保存和阐释各类文化遗存的“全”信息和“潜”信息。

“田螺山遗址”位于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村口,整个遗址呈现了一个7000多年前的江南古村落,属于河姆渡文化。

“田螺山遗址”位于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村口,整个遗址呈现了一个7000多年前的江南古村落,属于河姆渡文化。

10日,孙国平指着遗址现场一堆堆从地底下挖出来的泥土告诉记者,这些土并不是随便乱放的,每堆都插着小标签,上面标注了挖掘时所在的位置、地层、深度、年代等信息。

遗址的发现缘于偶然——2001年2月,当时位于田螺山上的热处理厂在打水井时发现了不少陶片木头和骨头。从2004年至今,考古专家们已经分三期进行了800平方米的考古发掘。

遗址的发现缘于偶然——2001年2月,当时位于田螺山上的热处理厂在打水井时发现了不少陶片木头和骨头。从2004年至今,考古专家们已经分三期进行了800平方米的考古发掘。

“都有编号,所以才有研究价值。那些民工不是很理解,常问我叫他们不惜工本地分拣这么多细小的遗物将来能干什么用?”孙国平进一步作出说明:能提取尽可能多的古人留下来的一石、一木,就是为了对他们有更加完整的记忆和真切的解释。

到目前为止,田螺山遗址出土了大量河姆渡文化遗迹和遗物,为全面深入研究河姆渡文化、再现先民生产生活场景、复原远古江南风貌,乃至重建中国东南地区史前文化史等提供了珍贵的资料和现实可能。

到目前为止,田螺山遗址出土了大量河姆渡文化遗迹和遗物,为全面深入研究河姆渡文化、再现先民生产生活场景、复原远古江南风貌,乃至重建中国东南地区史前文化史等提供了珍贵的资料和现实可能

在淘洗区,记者看到多位工人正在紧张地淘洗泥土,并不时将一些较大的物件挑拣出来。孙国平说,这些泥土的湿度和粘度很大,如果不经过淘洗,一些细小的东西往往很难发现,而淘洗可以最大可能地保存下来大量细小的东西,以利于以后的研究。

据了解,淘洗只是第一步,之后经过晾干收集后,还需要进行挑选、分类、鉴定、统计、分析等一系列的研究程序。

十年发掘期将结束

经过10年的发掘,田螺山遗址考古成果亮点频现,出土的相对文物数量和密度已大大超过了40年前发掘的河姆渡遗址。

孙国平认为,干栏式建筑技术和形式的发展、演变过程,以及河姆渡文化早、晚期的稻田特征也比40年前河姆渡遗址发掘时了解得更加清楚。“大象纹雕刻木板、双鸟木雕神器、独木梯等前所未见的珍贵文物也足够令人过目不忘。”

在这个河姆渡文化“二代”遗址里,发掘出土大片典型干栏式木构建筑遗迹以及构成古村落其它要素的木构寨墙、跨河独木桥、密集的橡子储藏处理坑、鱼骨坑、谷壳堆、村外古稻田等生产、生活遗迹,有机地构成了一个布局相对清楚的河姆渡文化古村落。

“挖掘到现在这个程度,我们现有的资料已经很丰富,国家文物局、浙江省文物局都认为基本可以告一段落。”孙国平向记者透露,经过十年的努力,田螺山遗址的发掘将于2013年上半年结束,未来将进入一个保护和出土材料后续研究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