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帝国的后宫中有一种特殊的太监,奥斯曼帝国的奇葩继承法

原标题:土耳其帝国的后宫中有一种特殊的太监,全部由黑人组成,这是为何

图片 1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君主——苏丹大帝的父爱往往只给以一个儿子,其余的都是备胎。新苏丹登基之日,也是他的同胞兄弟、叔叔、大侄子们提前见真主的日子。

封建专制社会,除了皇帝和大臣处理政务是国家大事外,后宫也是皇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有很强的政治性,因为后宫涉及的是帝国的延续,它和国祚的长短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后宫也是历朝历代非常重视的一部分。

在黑海北岸和高加索山区,奴隶贸易是有利可图的事业。至少从古希腊城邦时代开始,这类产业就在黑海沿岸地区十分发达兴盛。哪怕是在人文主义出现的近代,当地都不能摆脱对奴隶经济的需求。至于支撑这种非人道生意的买主,则是众多落后国家的劳动力渴求。

早在穆罕默德二世时期,奥斯曼帝国就已经把这个父子、兄弟相残的继承制写进了法律:“我的儿子中不论谁继承了苏丹皇位,为了秩序的考虑,都应将他的兄弟处死。今后的世代苏丹将按此执行。”

说到世界上的后宫,可以说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后宫相比媲美,在奥斯曼帝国最强盛的时候,后宫的女子有至少一千多名,虽然数量上不及中国某些朝代,但是后宫成员的身份却是非常特殊的。

成熟的国际市场

图片 2

首先,奥斯曼帝国后宫的女性中没有皇后,她们全部是奴隶,而且没有任何自由。在中国,后宫很多成员都有很强的政治性质,是皇帝为了联盟臣子而挑选的妃子,然而,在奥斯曼帝国中,他们的皇室成员,根本不屑于缔结政治婚姻,因为奥斯曼认为他们足够强大。

图片 3

默罕默德二世(1432年3月30日-1481年5月3日)

图片 4

热那亚一度是黑海奴隶贸易的主要推动者

这就是奥斯曼令人胆寒的继承制Fratricide——“适者生存,而不是长子继承”。

所以,奥斯曼帝国的后宫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供那些帝国的苏丹们享乐,因此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他们将自己的后宫比成“欢乐之家”。和中国古代封建帝国的后宫相比,奥斯曼帝国后宫成员的身份也比较复杂,这些后宫中的女奴隶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有格鲁吉亚的,有切尔斯克的,也有俄罗斯和乌克兰的。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后,热那亚人开始闯入被拜占庭视为禁脔的黑海。不用多少时间,拜占庭的地方割据势力和其他意大利航海共和国也加入进来。多方共同奴隶,重新编制起新的国际奴隶贸易。

说白了,就是老苏丹众多的儿子“竞争上岗”,没上位,就得去死。

在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一个附属国——克里米亚汗国,这个国家的主要作用就是为帝国进献女奴隶,另外,这个国家还承担去其他国家掠夺女奴隶的任务,当时克里米亚汗国有很多商人,他们的工作就是去其他国家买漂亮的女子,之后贩卖给奥斯曼帝国的宫廷。

1266年,作为重要殖民城市的卡法建立。热那亚探险家与金帐的蒙古大汗签订协议,将这里作为自己在黑海地区的最大据点。同时也成为意大利城邦、拜占庭希腊、东欧平原之间的贸易枢纽。

选好继承人后,干掉自己的其他儿子,甚至孙子;或者新苏丹登基后干掉自己的兄弟、叔叔、大侄子们成了土耳其帝国的正式继承规则。

图片 5

图片 6

于是,每位新苏丹登基之时,都会“依照法律”大开杀戒,手软了还会受到大臣和长老们的指责,说他不杀兄弟就是违抗祖制。这种残酷手段在1595年穆罕默德三世登基时达到了顶峰,当时,这位新苏丹的19位兄弟、20个姐妹全部被处死,还有老苏丹几个孙子,以及若干怀孕的宫女…..

所以,在进奥斯曼帝国宫廷的女子中,她们不会被要求出身,也不会要求才艺,宫廷中的苏丹看重的是这些女子的相貌。

热那亚人留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意大利城堡

这种情形下,苏丹是个育种工具,后宫女奴们则是生育工具。然后把儿子们当蛊虫养,都丢一个盆里,最后胜出最强的那个继承一切,剩下的都去提前见真主。

因为帝国的后宫比较庞大,所以他们也需要有人打理,因此奥斯曼帝国宫廷中也有太监这一群体,然而,前往宫廷中的太监,很多都是假的,这和奥斯曼帝国的阉割技术落后有关,所以总是出现像嫪毐(秦朝时期的一个假太监)这样的人,因为很多“太监”是白皮肤的,所以生出的儿子,也不知道是谁的子嗣。

除了皮毛、矿石、木材、粮食等自然资源,意大利冒险家也会从草原地带绑架走蒙古、突厥和罗斯人口。期间,金帐大汗深感兵源流失和属民不满的威胁,在1307年找借口驱逐了所有热那亚人。但到1312年,经济压力又迫使新任大汗请意大利人回卡法继续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苏丹都不设正宫娘娘,后宫的女人也不怎么排座次的,没有名分,都是女奴出身。甚至在早期,连生下继承者的女奴都没有名分,虽然是现任苏丹的母亲,但是与苏丹父亲并没有婚姻关系。只有一位例外,就是下图的许蕾姆苏丹。

图片 7

一些来到东方的西班牙和英格兰旅行家,也曾特别记录卡法奴隶市场的情况,并将买到的女奴带回西欧。作为传统的奴隶进口大户,马穆鲁克埃及会专门从高加索地区挑选适合战斗的青年,作为奴隶士兵的候补人选。1291年,马穆鲁克进攻最后的十字军城市–阿卡。军中就有很多来自高加索籍士兵,全由热那亚人转卖到埃及。

图片 8

为了解决这种情况,帝国管理者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黑人去当太监,如果是假太监,生养的儿子一定是黑白混血,所以之后黑人太监就把持了土耳其帝国的后宫。

图片 9

许蕾姆苏丹(1510年-1558年)

在帝国的后宫中,同样有黑人太监擅权乱政的现象,这些黑人很受帝国苏丹们的喜欢,所以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敲诈勒索,担任后宫女子的耳目,一时之间奥斯曼帝国的后宫也充满了勾心斗角。

击败十字军的马穆鲁克 主要兵源从意大利商人手里购买

许蕾姆苏丹原名叫业历山德拉,是乌克兰的基督徒,被鞑靼奴隶贩子绑架,卖到的苏丹后宫,她的男人就是现在土耳其民族的崇拜对象之一——苏莱曼大帝。

图片 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克里米亚汗国的发展模式

许蕾姆苏丹是第一位与苏丹正式结婚,拥有正宫娘娘——皇后身份,还可以与苏丹同时出现在公开场合的后宫女人。这位来自遥远异邦、地位卑贱的女子凭借她的美貌、智慧和手腕,成了苏丹的皇后,和下任苏丹的母亲。她的传奇经历还被土耳其拍成了大型长篇连续剧。

责任编辑:

图片 11

图片 12

意大利人的奴隶贸易 离不开克里米亚鞑靼的帮助

《宏伟世纪》第一季写的就是许蕾姆的发家史

除了意大利人,后来出现的克里米亚汗国和诺盖汗国,也对南俄罗斯草原定期劫掠。他们努力成果,是白奴市场的最重要货源。

许蕾姆也开创了苏丹女权时期(指十六世纪至十七世纪近一百三十年间奥斯曼帝国由帝国后宫的女性运用其特殊政治影响力的时期)。当然,这些位高权重的女性无一例外的都是女奴出身,通过个人奋斗成了后宫和帝国的实际统治者。

这个克里米亚的鞑靼国度,最早是由金帐汗国的争权者组织而成。起初是一个部族联盟,由哈纳特贵族主持事务,沿用成吉思汗法典。随着奥斯曼帝国在15世纪的强势介入,大汗的半岛处于君士坦丁堡的直接控制之下。汗国的其他部分也被奥斯曼人影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土耳其之鞭。

对比东亚宫廷,咱们中国的后宫嫔妃们代表着封建贵族各自不同的利益集团,所以我们的后宫很复杂,甚至宫斗能极大的影响着国家的政治走向和前途命运。

图片 13

图片 14

交易对象由热那亚换成奥斯曼 对鞑靼人并无影响

然而,除了前面提及的苏莱曼大帝,其余的奥斯曼苏丹都不结婚,更不给女人排座次,不给任何一个受宠的女人名分。这样做,早期有很明显的优势——奥斯曼帝国的后宫相对简单,不牵涉任何政治和家族利益。她们全是从亚欧非各地掳掠来的女奴,早与父母家人失去联系,根本不用担心外戚的家族势力祸乱朝政。

由于古兰经主张穆斯林不能互相奴役,所以只能使用那些在敌人压迫下改宗的前穆斯林。这为克里米亚汗国的抢劫,提供了极好的理论支持。作为主要买主的奥斯曼帝国,在安纳托利亚、塞浦路斯等地需要各种农奴和劳动力。否则就没法从事经济生产和手工业制造。在苏丹的授意下,克里米亚汗国的掳人行动成了基本政策和重要经济源,远胜该地区的普通工商农业产出。

因此,几个世纪以来,苏丹们身上流淌的都是欧罗巴的血统,他们的奶奶和母亲被掠走之前大多是基督徒,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历代苏丹成为纯正的穆斯林。

一旦奥斯曼帝国有重大政策出台,奴隶市场的供求关系都会受到影响。比如1453年,帝国征服君士坦丁堡后,急需大量的粮食供养城市人口。因此要求安纳托利亚和埃迪尔内附近的经济农庄有更大产出。随后,奥斯曼通过控制克里米亚汗国在东欧劫掠人口,充实两个地区的劳动力缺口。尤其是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奥斯曼非正规军人掀起的一系列耶莱里起义,导致人口流失和盗贼横行。这里的封建主们就更需要来自黑海北岸的农业奴隶。

另外的优势是,因为这些女奴来自各大洲五湖四海,符合现在的优生优育原则。所以,最初的几百年,苏丹的生殖能力都很强,吃的也好,子嗣众多,存活率也很高。

图片 15

图片 16

奴隶贸易几乎就是克里米亚汗国的支柱性产业

而且,他们的接班人是通过开放式的竞争产生的。所以,生存的压力和权利的欲望促进苏丹王子们努力提升各自的素质,在战场上也积极表现,异常英勇。

于是,在整个15-18世纪,东欧的波兰-立陶宛、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地区,先后因劫掠损失了200-300万人口。从1649年开始,并不富裕的早期沙皇俄国,都得门用一笔资金赎买被掳掠到克里米亚的本国奴隶。波兰国内的犹太商人,出于维系犹太社群和王室的关系,也会定期赎买波兰-立陶宛的奴隶和俘虏。乌克兰地区的民间传说《康狄卡近乡话夜》,也有很多关于和鞑靼人作战、救回被鞑靼被俘哥萨克的故事。但总体来看,流失人口远远大于回流数目。一直到20世纪,乌克兰地区还流传着关于鞑靼入侵的谣曲:

成年的王子一般都会被派往全国各地当总督,老苏丹驾崩后,先赶到伊斯坦布尔的王子,胜出的可能性最大。所以,一般被看好的王子会特意被老苏丹安排在近处,等其他兄弟快马加鞭赶到时,这位早已登基经做了龙庭,等待他们的是携带弓弦(这是勒死王子的刑具)的行刑人。

河边烈火在焚烧,鞑靼人在赶俘虏。

图片 17

田园被毁财散尽,老妪惨死马刀下。

在差不多同时期的中国明清两朝,皇族人数剧烈增加,几乎吃垮了一个王朝。而奥斯曼通过不断处死皇族的做法,使这个群体的人数受到限制不至于膨胀,人数一直维持在人民可以负担的范围之内。而且,如果不实行Fratricide法,而实行以年龄来决定继承的资格以后,超强生育能力的苏丹众多的儿子会加剧宫廷的动荡。所以,短期内,这种习惯法对于维护奥斯曼的江山社稷说不定真的还大有作用呢。

这些流失的白奴人口,被克里米亚人称为“草原民族的收成”,并以讹传讹为“白金”。17世纪的君士坦丁堡,奴隶占到了城市总人口的20%。比例之高,在当时的世界各地都属罕见。

最终,这个制度只坚持了两个多个世纪,但因为实在过于残忍,从17世纪开始,王子们不再被杀死,而是被软禁,关在Kafes中,不见天日
。这既是为了防止他们威胁在位的苏丹的安全,也是为了防止在位苏丹死后没有继承人,他们是作为备胎而存在的。不过,这种被圈着养的苏丹储君,往往给关成了二傻子,部分导致了奥斯曼土耳其在近代成为“西亚病夫”,雄风不再。

图片 18

现在想想看,这些后宫的女人们有时会宁愿生女儿,这样起码还能保住母女平安;而一旦生儿子,要么成为苏丹,坐上龙庭;要么被无情地杀掉,提前去见了真主。

大量的东欧人口在几百年内成为奴隶

本人文章一律原创,拒绝他人抄袭、转载,如遇到类似“白鹿野史”这种全部照抄者,一定投诉到底!

各有千秋的去向

图片 19

奴隶从首次贩售开始 就要遭到层层筛选

虽然今人会将奴隶视为命途多舛的受害者,但不同出路对于当事人的影响也各有千秋。

那些由海盗劫掠的欧洲战俘而言,往往被扣押在北非的监狱、工地和划桨船桨位上。着名的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在从勒班陀战场回国的路上被俘,命运就此发生改变。指挥了马耳他保卫战的医院骑士团团长拉-瓦莱特,也被奥斯曼帝国的阿尔及尔总督图尔古特俘虏,并当了一年的划桨奴隶。作为报复,奥斯安帝国也有一些贝伊或者帕夏,成为骑士团的俘虏并被罚为划桨奴隶。从此就需要忍受臭气熏天的环境,过着忍饥挨饿的悲惨生活。

图片 20

划桨奴是人们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

但是对出身贫苦的东欧农奴来说,被卖到君士坦丁堡也是开眼界的荣耀之事。除了农奴、家仆,还可能成为近卫军士兵。哪怕沦为贵族的性奴隶和太监,都有飞黄腾达的可能。因此在高加索的索卡西亚等地,摇篮曲甚至这样唱道:嫁给苏丹为妻,钻石数不清,风光日子过不完。

当时高加索白奴的出路,主要是成为奥斯曼人的“耕犁和镰刀”。他们需要为安纳托利亚、希腊和塞浦路斯的地主耕地。有一技之长者,才可以在城里当工匠或者画家。此外,面部清秀的男奴隶会被送入贵族家庭或者后宫,成为家仆或娈童。数次落选后的可怜人,就只能去划桨船上报道了。

图片 21

奥斯曼社会动荡 随时需要奴隶补充兵源与劳动力

近卫军的升级之路

图片 22

成为近卫军 是很多奴隶的最佳选择

基督徒白奴的另一个重要出路,是成为奥斯曼帝国的近卫军成员。甚至有可能获得晋升拔擢的机会,当上苏丹之下的顶级贵胄。奥斯曼宫廷也需要不断补充近卫军兵源,并因此推出了非常制度化的“血税”政策。

候补成员主要由军官带着征兵令,由本地基督教神父配合征收。这些来自黑海北岸、希腊、塞浦路斯和巴尔干地区的基督教孩童,会带着圆锥形帽子、穿上红衣,并从原生家庭自备衣粮。随后以100-200人为一组,来到君士坦丁堡的城门下。除了身体健壮、面色红润、四肢协调之外,加分指标是身体有疤痕。因为疤痕是男子好斗的标志之一。

图片 23

苏丹亲自挑选新来的近卫军兵源

在通过体检、登记、行割礼后,仔细鉴别才正式开始。师傅们会根据土耳其相面学、占星术以及现场观察,区分待入伍的成员。资质平庸者被分配到安纳托利亚地区,与普通土耳其家庭一道从事耕作。这些家庭负责给孩子伊斯兰世俗与宗教教育,并以劳动强健其体魄。通过同化政策,让他们学习土耳其语、基础性军事技能和宗教,为正规的军事训练做准备。初学者受到严明的军纪约束。在训练结束时,参加近卫军举行的盛大结业会操。团长会给他们每人分发近卫军毡帽和证书。

比较优秀的男孩,则送到土耳其名门望族家中栽培。按照流程,他们首先学习伊斯兰教教义和土耳其、波斯、阿拉伯语。其后再学习各种通识性知识,再根据特长进行因材施教。学习科目包括宗教、管理或兵法。作为潜在的管理者,他们还必须掌握文学、骑术、标枪、射击和举重。为了专心操练,所有人被禁止与外界联系。经过若干轮选拔,最优秀的人会去苏丹金库或御厨房工作。其余的会担任卡皮库鲁部队的军官,或者帝国的行政管理人员。

图片 24

近卫军中的佼佼者 可以升认帝国的高级官吏

由于血税主要以基督徒为征收对象,让很多其他信仰群体非常苦恼。普通土耳其人、波斯人和犹太人的贫苦家庭,会把孩子送到高加索山区或者基督教堂受洗。这样就可以获得一个貌似基督徒的身份,然后走流程混入近卫军队伍。

总体来看,多数基督教白奴出身的战士,主要是成为待遇优厚的亲兵和军官。极少数人可以跻身帝国的核心高层,成为首相或地方省长级别的帕夏。在早期西方观察者的眼中,这些人训练有素、纪律绝佳且行动整齐划一。但到18-19世纪,就被视为放荡不羁、满口脏话,行为令人作呕。

图片 25

不少近卫军可能在战场上遭遇自己原生家庭的成员

笼中的金丝雀

图片 26

女性白奴容易进入奥斯曼人的后宫

女性白奴的出路主要是后宫、妓院等场所。许多苏丹都偏爱来自高加索的索卡西亚和乌克兰女俘,让部分人瞬间完成了阶层跨越。这个群体中最传奇的人物,就是苏莱曼大帝的宠姬、出身利沃夫的许蕾姆。她的土耳其语名字的意为“快乐”。

很多白奴女子也会被太监们授予玫瑰、风信子、水仙等土耳其语名字,取代她们的本名。入宫之后,就会在收入和地位上有短期飙升。但终究只是笼中的金丝雀。

图片 27

奥斯曼贵族对于女性白奴也有特殊偏好

根据奥斯曼帝国早期的血腥继承制度,如果王子夺权失败,那么他的家眷和支持者有很大的概率被新苏丹清洗。其他王子和前苏丹的小妾,也会被近卫军用弓弦或者手帕勒死。这个统延一直续到1648年后,才基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王子与妃嫔的终身囚禁。由于长期处于与世隔绝的环境,这些人和他们的孩子都身体虚弱。到了帝国晚期,宫廷中经常周期性爆发肺结核。继承人、女眷乃至苏丹自己,都经常出现肺结核症状。

同时,随着俄罗斯帝国对黑海北岸与高加索山区的征服,白奴贸易才终于出现式微。作为全球最大奴隶进口方的奥斯曼,不仅在技术发展上日渐落伍,在维系日常生产模式方面也被釜底抽薪。

图片 28

俄罗斯帝国的扩张 打断了黑海沿岸的白奴贸易

对于需要依赖奴隶来保持战斗力的国度,能有几百年的盛世已算得上幸运。但既然他们的社会惯于将勇士驯化为奴隶,那么就势必在盛产勇士对手面前一溃千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