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本恕的人物简介,明朝人物鄢本恕简介

中文名:鄢本恕

明朝人物

明朝人物

国籍:中国

中文名:鄢本恕

本名:洪钟

逝世日期:1511年

国籍:中国

别称:自号两峰居士

www.lishixinzhi.com

逝世日期:1511年

字号:字宣之

性别:男

性别:男

所处时代:大明王朝

籍贯:四川营山人

籍贯:四川营山人

民族族群:汉族

鄢本恕,四川营山人,性刚正。明朝弘治年间,水灾荒严重,逃荒到大宁盐场当灶夫,一盐工工邻水人廖惠相交。当时,盐官大肆搜刮盐课,严刑拷打缴不起银两的灶夫,激起了盐工们的愤怒。鄢、廖密谋举义。正德三年,湖广生员崔蓬头率暴动群众80余人来到大宁。鄢、廖率千余灶夫响应,联合攻打大昌县。大攻大宁城的战斗中,崔蓬头牺牲。鄢、廖率军转移至湖广郧阳五溪镇。蓝廷瑞经商到此,也加入了义军同走汉中,原刘烈领导的农民起义失败的余部也来归附。参加起义的饥民“众至十万”。

(历史 人物生平

出生地:浙江钱塘人

正德五年二月,鄢本恕谋据汉中,取郧阳,由荆襄东下。蓝廷瑞谋据保宁,率军路经营山,知县聚民守城,义军绕城而去,后屯兵通江附近。四月,四川巡抚林俊严守川东北关隘,驻达州,派人招抚义军。蓝廷瑞慑于官军压力,心甚动摇,遣子蓝沈去巴县听抚。廖惠坚决反对,采取“密劫通江,以疑延”的策略,打破通江,杀死参议黄瓒,佥事钱朝骨凤逃遁。林俊果疑廷瑞诈降,廷瑞便打消了受抚的念头。官兵到了通江,义军以为官军援至,也撤离通江。林俊乘势调动猡石柱土兵协助钱朝凤追击义军。参议龚勉仁陈兵龙滩河,正值河水上涨,义军半渡,猡士兵进击,义军大败。知府张敏、何珊随后掩杀,至门镇子,义军死伤800余人。鄢本恕闻兰军失利,星夜回军驰援,两军在红口会合后,越汉中三十六盘至大巴山,又为官军追及,便退入陜西西乡山中。这时,林俊奉命去川南镇压曹甫、方四义军鄢、蓝之危遂解。

鄢本恕,四川营山人,性刚正。明朝弘治年间,水灾荒严重,逃荒到大宁盐场当灶夫,一盐工工邻水人廖惠相交。

主要成就: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左都御史、太子太保

当时,盐官大肆搜刮盐课,严刑拷打缴不起银两的灶夫,激起了盐工们的愤怒。鄢、廖密谋举义。正德三年,湖广生员崔蓬头率暴动群众80余人来到大宁。鄢、廖率千余灶夫响应,联合攻打大昌县。大攻大宁城的战斗中,崔蓬头牺牲。鄢、廖率军转移至湖广郧阳五溪镇。蓝廷瑞经商到此,也加入了义军同走汉中,原刘烈领导的农民起义失败的余部也来归附。参加起义的饥民“众至十万”。

洪钟个人

正德五年二月,鄢本恕谋据汉中,取郧阳,由荆襄东下。蓝廷瑞谋据保宁,率军路经营山,知县聚民守城,义军绕城而去,后屯兵通江附近。四月,四川巡抚林俊严守川东北关隘,驻达州,派人招抚义军。蓝廷瑞慑于官军压力,心甚动摇,遣子蓝沈去巴县听抚。廖惠坚决反对,采取“密劫通江,以疑延”的策略,打破通江,杀死参议黄瓒,佥事钱朝骨凤逃遁。林俊果疑廷瑞诈降,廷瑞便打消了受抚的念头。官兵到了通江,义军以为官军援至,也撤离通江。林俊乘势调动猡石柱土兵协助钱朝凤追击义军。参议龚勉仁陈兵龙滩河,正值河水上涨,义军半渡,猡士兵进击,义军大败。知府张敏、何珊随后掩杀,至门镇子,义军死伤800余人。鄢本恕闻兰军失利,星夜回军驰援,两军在红口会合后,越汉中三十六盘至大巴山,又为官军追及,便退入陕西西乡山中。这时,林俊奉命去川南镇压曹甫、方四义军鄢、蓝之危遂解。

洪钟,字宣之,自号两峰居士,钱塘人。明朝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左都御史。成化十一年进士,弘治十一年,升任右副都御史。官至刑部尚书,洪总督川、陜、湖广、河南四省军务,与四川巡抚林俊,镇压农民军。正德元年,洪钟召督漕运兼巡抚江北。七年,告老还乡。嘉靖二年洪钟在家中逝世,嘉靖帝三次派使者谕祭,赐葬于钱塘西溪之东穆坞。墓碑王守仁撰写,吏部尚书董圮篆额。王守仁还撰有《祭洪襄惠公文》。有子洪澄、洪涛。

林俊军驻营山时,见鄢、蓝祖墓“扼势要,据形胜”,便派人挖断山脉“立石永禁”。鄢、蓝在湖广陵,闻祖坟被毁,悲愤已极,女誓报仇雪恨。

(历史

是年秋,鄢、蓝乘川北防务空虚之机,挥师入川,克大宁,占通江,袭巴州直取营山。时有山西五台人王源,升任四川按察司佥事,在入川赴任中,他接到林俊令其督剿鄢、蓝的命令后,驰见林俊,亲领谋略。十一月七日,王源赶到山作了军事布置,九日又到蓬州节制战局。十日,他得到义军要攻打营山的消息,急忙精选乡勇400余人于十二日夜三更赶到营山,召集典史邓俊,医官马仁及士民于庭,公其身着戒装,手执兵器,要“与城共存亡”,敢有避缩者,以军法从事”。十四日夜,义军驰至县城东关,手执兵器,要“与城共存亡”,“敢有避缩者,以军法从事”。十四日夜,义军驰至县城东关,鄢、蓝巡视了城垣周围,料定守军不多,且系乌合之众,便下令围城猛烈攻打,并纵火烧毁东门,乘势入城。诛邓俊,斩马仁,官军尽溃。县吏负县印逃往蓬州。十五日,王源仍顽抗于鲁公祠下,身中一刀六枪毙命。

洪钟人物生平

正德六年春,蓝廷瑞领军自盐宁占领富村和柳边驿,杀死百户贾宠,茂州知州汪凤朝增援亦“马蹶而死”。总兵昌佐驰援,义军避不与战,北破梓潼,物城,剑州,转而西攻江油,为官军所阻复归盐亭,绕南部而。是时鄢、蓝义军与河北江西等地起义军相呼应,形成了国全国性农民起义的高潮。明王急着刑部尚书兼左都御史钟,总制川、陕、湖广、湖南四省军务,与四川巡抚林俊,分道“进剿”,并以过去镇压郧阳起义“有功”的湖南永顺士兵充当前锋。是年四月,义军在陕西石泉熨斗坝被湖广永顺军彭世麟追及,前面被陕西都指挥使金冕堵截,陷入重围,食竭力尽。鄢、蓝等首领遣部将何虎向官军致意,愿回川受抚。彭世麟亦奉命招降义军,“恐贼不信并与约为婚姻”,陕西巡抚兰章坐镇汉中,认为鄢、蓝都是四川人,转急了必死战,对陕不利,即愿回川受抚,就令金冕护送出境。

弘治初,再迁四川按察使。马湖土知府安鰲恣淫虐,土人怨之刺骨,有司利其金置不问,迁延二十年。佥事曲锐请巡按御史张鸾按治,钟赞决,捕鰲送京师,置极刑。安氏自唐以来世有马湖,至是改流官,一方始靖。历江西、福建左、右布政使。

义军既入川境,洪钟令至东乡县金宝寺受抚。义军依山结营,并使人告诉官军,要得临江寺为驻军之地然后出见。副使马昊认为:临江寺,蜀之襟喉,上要达重叙,下连湖湘,其他饶富沃衍,给了义军,怎么能使他们自困呢?洪钟却狡黠地许诺了。不久,鄢、蓝又派人说,请以官质而后晋见。洪钟派汉中通判叶贤入义军为质鄢本怒、蓝廷瑞相继至明军营,见毕竟去,因官军杀了采樵的义军,鄢、蓝勃然大怒,杀人质叶贤而焚其尸,并率军猛攻松树垭。官军分七哨扼守险要之地,对义军十分不利。蓝廷瑞急欲摆脱困境,使人向彭世麟言及婚约之事,洪钟命彭世麟疫宴暗算鄢、蓝,并派蓝廷瑞的亲旧鲜于金前往游说。六月十六日,鄢、蓝等28人在赴宴途中,中伏被擒。明王朝即遣锦衣卫,在东乡杀害了鄢、蓝等人。

十一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抚顺天。整饬蓟州边备,建议增筑塞垣。自山海关西北至密云古北口、黄花镇直抵居庸,延亘千余里,缮复城堡二百七十所,悉城缘边诸县,因奏减防秋兵六千人,岁省挽输犒赉费数万计。所部潮河川去京师二百里,居两山间,广百余丈,水涨成巨浸,水退则坦然平陆,寇得长驱直入。钟言:“关以东三里许,其山外高内庳,约余二丈,可凿为两渠,分杀水势,而于口外斜筑石堰以束水。置关堰内,守以百人,使寇不得驰突,可免京师北顾忧,且得屯种河堧地。”兵部尚书马文升等请从之。比兴工,凿山,山石崩,压死者数百人。御史弋福、给事中马予聪等劾钟。巡抚张?亘等请罢役,不听。未几,工成,侍郎张达偕司礼中官往视。还言石洞仅泄小水,地近边垣多沙石,不利耕种。给事中屈伸等劾钟欺妄三罪,诸言官及兵部皆请逮钟。帝以钟为国缮边,不当罪,停俸三月。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正德元年,由巡抚贵州召督漕运兼巡抚江北。明年就进右都御史。苏、松、浙江运舟由下港口及孟渎河溯大江以达瓜洲,远涉二百八十余里,往往遭风涛。钟言:“孟渎对江有夹河,可抵白塔河口。旧置四闸,径四十里。至宜陵镇再折而北,即抵扬州运河。开浚为便。”从之。改掌南京都察院,就迁刑部尚书。四年冬,加太子少保兼左都御史,掌院事。

五年春,湖广岁饥盗起。命钟以本官总制军务,陕西、河南、四川亦隶焉。沔阳贼杨清、丘仁等僭称天王、将军,出没洞庭间。围岳州,陷临湘,官军屡失利。钟及总兵官毛伦檄都指挥潘勋、柴奎,布政使陈镐,副使蒋升击破之于麻穰滩,擒斩七百四十余人,贼遂平。初,钟掌院事,刘瑾方炽。及瑾诛,言官劾钟徇瑾挞御史。朝议以钟讨贼,置不问。

时保宁贼蓝廷瑞自称顺天王,鄢本恕自称“刮地王”,其党廖惠称“扫地王”,众十万余,置四十八总管,延蔓陕西、湖广之境。廷瑞与惠谋据保宁,本恕谋据汉中,取郧阳,由荆、襄东下。巡抚林俊方议遏通江,而惠已至,攻陷其城,杀参议黄瓒,佥事钱朝凤等遁去。适官军自他郡还,贼疑援兵至,亦遁。俊益发罗、回及石硅士兵助朝凤进剿,参议公勉仁亦会。龙滩河涨,贼半渡,罗、回奋击之,擒斩八百余人,坠崖溺水甚众。俊复遣知府张敏、何珊等追之,获惠,余众奔陕西西乡。钟乃下令招抚,归者万余人。既而贼收散亡,陷营山,杀佥事王源,纵掠蓬、剑二州。

钟赴四川,与俊议多不合,军机牵制,贼益炽。已,乃檄陕西、湖广、河南兵分道进,湖广兵先追及于陕西石泉。廷瑞走汉中,都指挥金冕围之。陕西巡抚蓝章方驻汉中,廷瑞遣其党何虎诣章,乞还川就抚。章以廷瑞本川贼,恐急之必致死,陕且受患,遂令冕护之出境。廷瑞既入川,求降,钟等令至东乡听抚。贼意在缓师,迁延累月,依山结营,要求营山县或临江市屯其众,遣官为质。钟令汉中通判罗贤入其营。本恕来谒,约既定,会官军有杀其樵采者,贼复疑惧,遂杀贤,剽如故。官军为七垒守之,贼不得逸,其党渐溃。廷瑞以所掠女子诈为己女,结婚于永顺土舍彭世麟,冀得间逸去。世麟密白钟,钟授方略使图之。及期,廷瑞、本恕暨其党王金珠等二十八人咸来会。伏发悉就擒,惟廖麻子得脱。其众闻变,惊溃渡河。钟遣兵追击,俘斩七百余人,以功进太子太保。

未几,廖麻子及其党曹甫掠营山、蓬州。七年,总兵官杨宏,副使张敏、马昊、何珊等合击之。贼势蹙,钟乃议招抚。敏以单骑诣甫营,甫听命,遂赴军门受约束,归散其党。而麻子忿甫背己,杀之,并其众,转掠川东。官军不敢击,潜蹑贼后,馘良民为功,土兵虐尤甚。时有谣曰:“贼如梳,军如篦,土兵如剃。”巡按御史王纶、纪功御史汪景芳劾钟纵兵不戢。纶复奏钟乐饮纵游,致贼自合州渡江陷州县。诏召钟还,以彭泽代,钟遂乞归。嘉靖三年卒,谥襄惠。

洪钟晚年退隐回籍,在西溪故地建别业,世称洪钟别业,由宅院(三瑞堂、归舣居、香雪堂、沁芳楼等)和书院(竹清山房、清平山堂、萝荫阁、抱月轩等)等建筑组合而成,环境幽美,景色宜人。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