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警察的阿爸给本人叙述的恐怖事件,惹怒老太太灭你全家的古装戏

我爸爸当时是我们那里刑警队的教导员,所以很多事情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一些外人不知道的恐怖事件,都听我爸爸给我讲过,第一件是10年前的事了吧,发生在老家小镇上的。

【原作:大白话本人啊(

  老太太二婚的老头去年去世了,享年九十二岁,他俩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没红过脸,没吵过架。因为这位老先生是科学家,有学识,有修养,有品格,有建树,越有大能耐的男人,越没脾气。
  老太太比老先生小十一岁,就觉得自己没伺候好先生,心里窝囊得天塌地陷。因为她性格刚强,原配死于肺癌,自己一个人把俩男俩女四个孩子拉扯大,并且都结了婚。她为人善良,读过小学,有点文化,在东北县城里,人缘特别好。一个远房亲戚,就把她介绍给北京的老先生当保姆。老先生一门心思在科学研究上,看着本本分分的女人,体格好,面善,收拾家务,做饭,干净勤快,就说:“当什么保姆,我老婆死得早,你没有二心,咱俩就在一块过吧。我忙,没工夫料理家,工资都给你,你就全权负责啦!”大知识分子简单,只要时间,别的什么也不要,绝不旁骛驰心。时间宝贵得忘记喝水,吃饭,睡觉。保姆能做到一天二十四小时全方位服务吗?其实老先生不简单,慧眼独到的阅人,看穿了她淳厚的本质。
  老太太刚离开东北时,儿女有时还去北京看看她,看着老两口过得有滋有味的,几年以后来往就少了。老先生有儿子,结婚生子后,老太太像待自己孙子一样带孙子,孙子和奶奶比任何亲人都亲,就是亲奶奶。
  老先生去世了,政府奖励给科学家的公寓,在北京二环内超大的房子,市值八百多万。老先生的儿子来看望继母,老太太明白了,因为房子太值钱了!老先生已经过世,我这个不是明媒正娶的二婚婆婆,应该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给人家,老先生给我留下的钱已经够多的了。
  儿子还没有落座,电话铃声响起,是孙子乾鹤打来的。直接告诉奶奶不要多说一句话,然后让他爸爸接电话,不知爷俩说了些什么,老太太都八十二岁了,体格再好也是上岁数的人了。一会孙子就来了,三十多岁的帅小伙儿,自己开了一家影视传媒公司,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的,各种关系打点捋顺得十分到位,经营得如日中天,不差钱!
  奶奶执意要回东北,乾鹤埋怨爸爸为了钱撵奶奶离开北京,爷俩争执起来:“爸爸,你和妈妈退休的工资足够用了,我自己有公司,有别墅,为什么为难奶奶?”
  “这是你爷爷的房子,我们有继承权。老太太如果有那一天,她的儿女们来继承,来闹,我们就得打官司,到时候撕破脸,莫不如现在给老太太一笔钱。”
  “爸爸,你就是变着法地撵奶奶走。这房子最终是我继承,我说了算。奶奶从小把我拉扯大,她容易吗,人要有良心!奶奶哪儿也不去,就在北京养老,明天我给奶奶雇个保姆,爸爸,你和妈妈谁也别掺合。”
  “奶奶有奶奶的孙男娣女,用你外姓人养老送终吗?”儿子有些火气,说话嗓门有点大。
  “行了!”奶奶声音不大,但是有威严,“乾鹤,别跟爸爸顶嘴,奶奶决定的事情,你们谁劝也没有用。我收拾收拾过几天就回东北,这里的一切都是你们老刘家的,我来你们家三十二年了,你们家对我的好,特别是你爷爷对我的好,我到死都不忘。我来那年,乾鹤十月二十五号出生,爸爸妈妈上班,是奶奶从小把你带大的,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也对得起你们老刘家了。你们爷俩也不要因为我,伤了父子的感情,你爸爸说得对,我有我自己的儿女,他们会给我养老的,你们放心吧。”
  “奶奶,你和爷爷是夫妻,爷爷身体不好,是你照顾他活到九十多岁,这已经是奇迹了。爷爷留下的房产,理应您老继续住,如果坚持要回东北,我给你四百万,打在你的卡里,然后去公证处公证,这是你理所应当分得的财产。回到东北老家,如果遇到麻烦或者不顺心,奶奶,你立刻回北京,还住这个房子,你孙子乾鹤养你一辈子。”乾鹤搂着奶奶,像是生离死别。
  奶奶的眼圈湿润了,付出的甘苦没有白费,这种亲情是用金钱买不到的。
  要走的日期一拖再拖,不是老太太不想走,而是老太太的儿女不愿意接纳老太太。家家都过惯了平静的日子,冷不丁回来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谁家愿意给她养老啊?
  老太太还特别要强,倔强得连乾鹤的话都不听。乾鹤说:“你已经在北京住这么多年了,儿女们不愿意你回去,你就在这儿住下去吧。”老太太说:“他们不愿意养活我,我有钱!我自己养活我自己。”乾鹤说:“你实在想回东北老家,那你就得听我安排,我和我的助理还有副导演都商量好了,剧组过几天就到你们县拍电视剧,我也去,有车,把你的东西一起捎去。奶奶,但是有一件事,你必须听我的话,那就是不能跟任何人说你分得了四百万的房产钱!行吗?”奶奶说:“只要孙子能把我送回家,一百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剧组打前站的把县宾馆号下了,外景地都联系好了。车队浩浩荡荡地开进县城,乾鹤亲自驾车拉着奶奶,一路风景,慢悠悠地逛,主要是怕奶奶累着。
  老太太住进县里最好的宾馆,还是套间包房。她和三十多年前的气质大不一样,在北京首都的心脏地带生活,身边有中国著名科学家陪伴,耳濡目染彰显的高雅华贵,给小县城带来了大震动!亲戚一拨一拨来,老太太谁来都招待,小县城不通火车,但是高楼大厦林立,有闻名东北的大水库,生态环境特别好,山珍海味什么都不缺,饭菜价格比北京便宜多了。
  两天后儿女们才来看望老太太,儿女们也是孙男娣女一大帮了。老太太不偏不倚,大人小孩人人都有礼物,并且出手大方。吃饭时,尽数高档菜肴摆上,高档酒、地方酒、啤酒、葡萄酒随便喝,县一级厨师能达到的厨艺,尽显其能。就是服务员的气质,让儿女们看得有点不大一样,像国宾馆的待遇,不敢造次。其实都是训练有素的演员装扮的。
  老太太的珠光宝气,让见过世面的孙子辈们眼前一亮,如果是真的,老太太左手无名指上带的钻戒,至少二十万,手腕上的金表是欧米伽坤表,在中国买得十二万,在韩国免税商店买得七万多人民币。不包括项链、耳环、手链、胸针,这些就是三十多万。钻戒和金表是老太太的,但是她并不知道其它首饰的价值,化妆师,服装师怎么给鼓捣,就听人家摆弄就是了。
  但是富贵人家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老太太的淡雅,淡定,从容的气魄,和华贵的着装,气定神闲温柔地谈吐,让儿女们觉得,老太太如果没有雄厚的压箱底钱,是绝不会有这么大的口气。
  “妈,到我们家住吧!我那两室一厅,我是老大,给你养老是天经地义的事。”
  家里老大是男孩,叫文凯,退休教师。孩子结婚了,老两口自己过,条件非常好,理应接老太太回家,这是大儿子责无旁贷的义务。媳妇不干,因为有历史原因,媳妇脾气不好,实际都是钱惹的祸,结婚有孩子后是老太太帮忙带大的,后来因为老太太没有经济来源,吃闲饭,媳妇慧娴就借口老太太的大女儿有偏头痛的病,就把老太太撵到大女儿文婷家去了。
  文婷的偏头痛治好了,说自己看病欠了一屁股债,就把老太太撵到弟弟文成家去了。
  文成的媳妇说,孩子学习,老太太在家不方便,就把老太太给小妹妹文迪送去了。
  文迪刚刚离婚,带着残疾的女儿果果,果果小儿麻痹,侧歪在炕角,勉强上小学,实在没有人背她读书了。刚好老太太来了,文迪上班,老太太背果果上学,看家做饭,收拾屋子,起早贪黑捡破烂,卖点儿钱贴补家用。后来文迪找对象,老太太和残疾女儿是最大的累赘。老太太的亲戚,就把她介绍给北京老先生了。
  “到我家!”“去我家。”“理应去我家。”“我和我妈最亲,去我家吧。”姊妹几个为养老太太争起来了。孙男娣女们也为自己家能争夺“有钱”的老太太,而竭尽全力。
  “好了!谁也别争,谁也别抢。”老太太用手梳理一下干练的白发,正襟危坐地说:“四个儿女家,我一家住一个星期,然后再决定住谁家!”说完,站起身来,演员扮演的服务员,赶紧扶老太太先上楼休息去了。
  春天的季节,大田开始播种,满山的杜鹃花,点缀得青山万紫千红。杏花粉,梨花白,柳芽绿,春色盎然。人们的心情,更像似春天花海在绽放,舒服,豁达。
  有人传出老太太在北京分得四百万房产钱,一下子轰动了全县。在县城盖个别墅有二十万就够了,四百万能盖个别墅区。四家儿女,一家一百万,真要是分得一百万都不知道怎么花!
  电视台跟踪拍摄,前呼后拥。热闹劲儿一过,人们就不觉得老太太身边的摄像机是什么新鲜玩意了。
  文凯的儿子,就是老太太的大孙子,没跟任何人商量,到4s店提了一辆马自达6,拉着媳妇孩子兜风,4s店老板知道他家有“一百万”元,二话没说,“你先开着,试开,不好就换奔驰或者宝马。”
  大女儿文婷家,女儿嫁到市里去了,没什么负担,就是自己住在老旧的平房里嫌憋屈,占地动迁想扩大面积,就直接要了120平米的三室两卫。反正老太太有钱,继承财产男女平等吗。
  二儿子文成是个老实人,媳妇死了,因为没钱,找不到对象。其实是儿子太作,儿子结婚以后,两口子没孩子,两口子也不上班,就指着爸爸文成蹬三轮赚钱养活一家三口人,买菜、做饭、洗衣服,全是文成干,连儿媳妇的裤衩都是文成给洗。文成分得老太太的房子,和大哥就闹掰了,日子越过越穷,亲戚也没人帮忙。文成儿子一听说奶奶有四百万,立刻到商店赊账买家电,不给现钱人家不卖,气得在门前小卖店赊了白酒和罐头,喝醉了,耍酒疯,吐一地,倒头便睡。媳妇到处炫耀说,我们家马上有钱了。抓人家的瓜子花生吃,在菜市场拿人家的菜,笑嘻嘻地就走了。
  小女儿文迪找了一个没有工作的丈夫,人挺好,就是身体不好,肺气肿,心脏病。女儿果果进养老院了,她有文化,为人仗义,承包了养老院。国家拨款不够,就发动有能力的老人养鸡,种菜,在水库边上养鸭子和鹅。不用家里一分钱,因为残疾,没结婚。
  老太太被接到文凯家。是大孙子开“马6”接的奶奶,县城屁大点儿地方,兜了三圈儿。脑袋伸到车窗外,跟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孙媳妇站在天窗外,手舞足蹈地随着爆响的音乐使劲张扬。把老太太烦得真迷糊,眼前就是大腿和屁股扭来晃去的,能不晕车吗?
  文凯是一个没主意的老实人,实际就是大儿媳妇慧娴看出老婆婆这些年发达了,想先把老太太弄回家,把她身上的钱拿到手!
  “妈,您老回来了。快进屋,我知道你糖尿病,给你倒了一杯白开水,你看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想得多周到哇。”慧娴一看儿子推进屋的只有一个小拉杆箱,立刻就翻脸了。“妈!你在北京三十多年,怎么就这么点儿家底呀!这么小的箱子,连换洗的衣服都装不下,是不是就想在我们这住一个星期呀?”慧娴撇嘴翻眼地酸劲儿,让大儿子文凯有些受不了了。
  大孙子说:“我们去接奶奶时,她已经退房了,原来住的套房,服务员不给开门。奶奶说,住在别人家不方便,拿那么些东西往哪儿放?”
  其实慧娴看见老太太素颜素面地进家门,就知道老太太有所防备。首饰、钻戒、金表一样也没戴,就连皮鞋都换成北京布鞋了。
  “拍什么拍!进家门了还跟踪拍,还让人清净点儿不。”慧娴把怒气撒在摄像人的身上。
  “妈妈,人家不白拍,只要是咱们家的直系亲属,拍一天,一人给劳务费500元。一会儿我把当当接回来,当当在这一天也是500。我们跟他们签订合同了!”孙媳妇乐得用两个巴掌比划着。
  “你就知道钱,我看你们家那台‘马6’用什么钱还?”慧娴进屋不理老太太了。文凯把妈妈搀扶进厅里的沙发坐下,和妈妈闲聊起来。
  大孙子着急“马6”的钱,抢了几次话,被媳妇拽到一边去了。意思是身边有录像的,太着急直接露骨地跟老太太要钱,真要是播出去,一家人的形象就全完了。大孙子急得抓耳挠腮,就是抢不上话。
  中午,老太太照常吃饭,按时午睡,已经习惯摄像机的跟拍,就像眼前没有这个人一样。老太太的儿女,都是自己的家人,没有厚薄之分,进了儿女家,就像到自己家一样。和孙子近点,当然,重孙子更让老太太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晚上慧娴做了一桌子好饭菜,四世同堂,热热闹闹,重孙子把老太太哄得像喝醉了酒。慧娴说自己累得有点头疼,就进卧室休息去了。她把老太太的拉杆箱打开,从里到外翻个遍,犄角旮旯和夹缝都掏了,终于在毛坎肩里找到一张中国银行的卡。但是没有身份证,又不知道密码,不知道卡里有多少钱,她不敢打草惊蛇,万一老太太有所警觉,想得到的反而失去了,再说老太太不可能把四百万的卡放在拉杆箱里,她一定带在身上。等待,不能急,等把老太太的生日问出来再说。
  慧娴的儿子进屋了,急不可耐地问:“妈,找到了吗?”
  “小点声,让老太太知道了,你那台‘马6’就泡汤了。”慧娴急头白脸地数落儿子。
  “我媳妇小雨还问那个大钻戒找到没有?”
  “四百万买多少大钻戒!真是小家子气。你赶紧出去陪奶奶,我把箱子收拾好就上桌吃饭。”妈妈把儿子推出卧室。
  一家人欢天喜地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团圆饭,北京人愿意吃完饭到大街上去散步,遛遛弯,消消食。老太太在儿子文凯和重孙子当当的陪同下,到政府广场遛弯去了。

我老家是吉林省延边州的一个小镇,在我家附近住着一个朝鲜族老太太,这个人很奇特,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身高只有1米2左右,很矮,但是人很随和,我对她印象是比较深的,她就是被害人。

图片 1

据说案件起因这件事听起来还是挺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天早上一家人早上打扫院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家的狗趴在狗窝里在摆弄一个人头……是那老太太的,那只狗前一天晚上很晚才回的家,所以叼着什么东西回来主人也就没注意,第二天才发现可给这一家人给吓个够呛,然后就是报警,侦破。其实案子也不是什么太难的案子,没两天就破了,也就是这老太太有个侄子是个开狗肉馆的,欠着老太太几万块钱,老太太去要账,跟侄子和侄子媳妇发生了冲突,然后被俩人杀了碎尸,最后人头、四肢和已经被剖开的躯干找到了,但是内脏不知哪去了,最后凶手承认说内脏被拿出来烹过混进狗杂里给做成调味酱了,尼玛,然后就是我们那里很长时间都没人去吃过狗肉……

废话少说,咱们来看电影吧。这部电影说的是啥呢?说呀!

再来一个,可能跟老爸的职业有关系吧,老爸经常通过这些恐怖事件给我们讲述一些道理!

咱们的男主角卷毛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老婆短发妹温柔可人,善解人意、贤良淑德、屁事还少!这两口子那是恩恩爱爱,和和谐谐。这还真是虐死单身狗,气死老爷们啊!

是我们那里县城的一家富人家被灭门的,县城旁边有一条河,也不知道这家人怎么想的,不住在县城里,自己在河对岸的山腰上盖了个别墅,里面住了一对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小孩、一个保姆6个人,有一天有四个无业小青年潜进去杀了这一家。抓住嫌疑人一审问,让人觉得这一家人其实死的挺不值的,其实那几个人只是去偷东西而已,保姆晚上七夜正好跟小偷撞了个照面,东北大老娘们的气势瞬间就上来了,一边拽着一个小偷一边大吼抓小偷啊!问题是这家人住的实在太偏了…估计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的到的,结果几个人带着刀子,当时心里一慌,这一家一个都没留下~

有这么一天,卷毛哥收到一个快递!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反正打开一看是个木偶。这玩意挺吓人的,大眼珠子那么大,想要吃人啊?咱们虽然看着吓人,但是短发妹不害怕呀,就当自己玩的洋娃娃了。日子没过几天,短发妹晚上自己在家等待卷毛哥回来!结果啊,屋子的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声音也都没有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我自己在家真的好吓人~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原来是木偶在耍阴~”

这个木偶给短发妹吓得是嗷嗷直叫唤啊,想跑都跑不了,直接被拖进了屋子里!卷毛哥回来之后看见满地是血,还不知道咋回事!结果听见短发妹的声音,那就跟着声音看看什么情况啊?这一看不要紧,短发妹死了!那警察就得调查调查啊,负责这个案子的胡子叔就说了:“看来有足够的证据是你杀死了老婆啊!”卷毛哥就说了:“不是我,应该是那个木偶的关系!在我们家乡就有一个传说,就是一个黑衣老太太没有孩子只有木偶,谁看见她都不要尖叫,要不就废废了!”胡子叔能信你这一套么:“快别扯犊子了,你先回去吧!不准离开咱们的城市,随叫随到,知道不!”

就这样卷毛哥就回到了自己的家。这一回家心里这个闹心啊!但是也没忘了看看快递木偶的箱子。终于在箱子的里边发现了一个信息,就是写着这个木偶是来自哪里的。那么这个木偶来自哪呢?正是卷毛哥的老家!

反正也要回去给短发妹办葬礼,那就带着木偶一起回去吧。经过了长途跋涉,卷毛哥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家里!卷毛哥家里还真有钱人家,在当地看来也是名门望族啊!他爸爸中风了不能走了,只能坐轮椅了。就算这样,还给卷毛哥找了一个年轻的后妈,看来有钱,自己腿脚不好使也能找个大长腿媳妇啊!卷毛哥和爸爸关系并不好,谈话也不是很愉快。卷毛哥也不在家里住了,而是住在旅店里。当天晚上睡觉,卷毛哥好像看到了黑衣老太太,不过还好,一会儿就不见了!

短发妹的葬礼终于办完了,没有朋友和亲人来悼念,只有卷毛哥自己黯然伤神。准备回家的时候,卷毛哥看见一个老太太,于是就跟了过去,原来是火葬场老板的老伴,这个老太太多少有点精神病。老太太就说了:“你是不是看见她了?你那个木偶是黑衣老太太的,你的把它埋掉!要不咱们都得废废啊。”说着说着就让老板给整走了:“别胡说八道了行不?”

当天晚上,卷毛哥就带着木偶来到了墓地!找到了当时埋这个木偶的坟墓,然后就把木偶埋了!这下应该没事了吧。回旅店洗个脸的时间一看,这个木偶咋还在呢?原来是胡子叔来了,是他把木偶挖出来带回来了:“你小子咋回事?我不是不让你瞎走么?再说这是证据,你咋还埋了呢?”胡子叔为了调查卷毛哥的案子也来了,并且就住在他隔壁,还把木偶带走了。

第二天一早,趁着胡子叔出去的时间,卷毛哥拿着木偶去找火葬场老板的老伴,就想问明白到底咋回事!正好老板看见了,于是就带着卷毛哥回办公室说说:“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咱们这老繁华了。在湖的那边山的那边有一个大剧院,黑衣老太太就是表演木偶的,而且是用腹语表演!”在表演的过程中一个富二代没教养,就当众让黑衣老太太难堪,当然演出还是进行完了,可是没过几天,之前那个富二代就失踪了。而黑衣老太太没过多久也死了。按照遗嘱,他们把黑衣老太太的木偶都埋了,然会把老太太自己也做成木偶埋掉!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镇上的人一家接着一家死掉,并且都没有舌头!还挺吓人的!

卷毛哥就打算去当时的大剧院看看,来到剧院之后也没啥玩意,都是破烂。不过卷毛哥还是发现了一个信息,当年那个富二代竟然是自己的亲戚,于是就打算回家问问自己的老爸!另外一边,之前的木偶一直放在火葬场老板这里。老板就被莫名其妙的关进了地下室,然后被一个黑衣老太太给整死了!卷毛哥回到家里之后就问老爸当年那个富二代咋回事?他老爸就说了:“当年那个小孩失踪之后,大家都知道是被黑衣老太太弄走的。”于是咱们家族就码了一帮人抓住了黑衣老太太,让她尖叫的时候就把舌头割了下来!后来黑衣老太太死了,大家就以为没事了。结果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所有当年参与收拾老太太的人都死了!所以现在就剩下咱们了。卷毛哥就说了我得结束这一切。

正当要走,胡子叔又来了,这回要带卷毛哥回警局。这个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找卷毛哥,是火葬场老板打来的!火葬场老板刚才不是已经死了吗?电话那边就说了:“我能证明不是你杀的短发妹,你来大剧院找我吧!”于是卷毛哥不顾胡子叔的文明执法,又来到了大剧院。那胡子叔就得追!他们就一起进入了大剧院!来到剧院之后,他们就发现了当年失踪的富二代小孩,不过已经被做成木偶了!还发现了黑衣老太太的所有木偶!

黑衣老太太可以附身在每一个木偶身上,来回切换,你说牛逼不牛逼!卷毛哥就问了:“为啥要杀我老婆啊?”木偶就说了:“因为你不是你们家族最后的孩子,你老婆肚子里的才是!”这老太太也太狠了!卷毛哥一急眼就烧了所有的木偶,然后就跑了!在逃跑过程中胡子叔没忍住,被吓得尖叫,结果就被黑衣老太太整死了!卷毛哥一直没有尖叫,最终逃出了大剧院!

后来卷毛哥想起来还有一个木偶呢!就去火葬场找!精神病的老太太就说了:“木偶让你爸拿走了!”不能吧?我爸坐轮椅咋走啊?卷毛哥就回到家,还真发现了那个木偶。黑衣老太太也出现了要杀卷毛哥!关键时刻,卷毛哥把木偶扔进了火里,黑衣老太太也消失了。

本以为结束了,卷毛哥看见了老爸!走进一看,发现一个事,原来老爸早就死了,变成了一个木偶,一直都被后妈控制的!而后妈也是一个完美的真人木偶,其实就是黑衣老太太的躯壳!就这样,卷毛哥气得嗷嗷叫,然后就被整死了。电影就结束了!

这部电影告诉我们一个啥道理呢?我们都要做到尊老爱幼,懂礼貌。如果这个黑衣老太太找到你,你就扶她过马路!好了,今天就到这了,我们下期见,么么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