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才是白痴,去四姨家拜年

第二件是跟恐怖的,那一年在姑父去世之前的两天,他的小孙女那时候猜3岁,晚上一去到客厅就哭。就是在喊外面有两个人打架,我当时负责照顾她,爬窗户看看,外面也没人啊。可她还是又哭又闹,奇怪的是抱到里屋卧室就不哭,一会去客厅又哭,依然是说外面有两个人,把我弄烦了特意出去看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连续两天都是这样。第三天姑父就去世了,出殡的当天晚上,和家人在客厅唠嗑,小侄女也去客厅玩,看了一眼屋外,说了一句:那两个人走了。我当时感觉后背一阵凉风。。。据说小孩都能看见一些脏东西。

娘娘是湖南人,烧一手好菜,在家洗衣做饭,勤勤恳恳照顾二姑父和表弟两人的饮食起居,因为表妹一直在外面读书、工作,所以和娘娘相处时间不多。

大娃被埋在村里一片荒地的一棵梧桐树下,那天我过去看了一下,小小的坟堆上满是野草,在秋风的吹拂下摇摇摆摆瑟瑟发抖显得格外荒凉。

有一次傍晚她奶奶去那洗衣服,到了池塘边却发现没带洗衣皂,于是折回去拿,拿到洗衣皂回来池塘时远远的,她看见有两个小孩在池塘边玩耍,而且小孩子身上没有穿衣服,她就觉得很奇怪,这谁家的小孩呢,大家怎么不看好了呢,但看了感觉不像附近的小孩,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就揉了揉眼睛,再一看,小孩不见了,她一下子吓到了,觉得事情不对劲,不会是掉水里了吧,毕竟这个池塘过去淹死过人,于是她赶紧小跑过去,却看到池塘里一点动静也没,连点水花也没,她吓坏了,赶紧提起衣服跑回家。

我想如果二姑泉下有知,她也应该会感谢娘娘接替她来照顾自己忍痛丢下的爱人和孩子吧!

“奶奶,奶奶,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那我呢?我的爸爸妈妈去哪了”?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也不确定,按常理是没有的,但现实中发生的一些事又使你不得不相信,下面这两件事完全颠覆了我对传统事件的认识。接下来要讲的两件灵异事件完全是我亲身经历的。

今天一早,表弟就打电话来催我们过去吃饭,我们洗漱完毕,就赶紧步行过去表弟家。

带着满身湿臭的我回到了外婆家告诉了外婆刚刚发生的事,之后在外婆的口中我才明白了大娃说那句话的意思。

第一件是一个表妹的奶奶讲给她的,她奶奶家住在后山上,靠近房子的地方有个池塘,是一个河流的分支,水绿幽幽的,别看水面波澜不惊,水下确实暗流涌动。

我们这一辈有时也模糊其词,跟着喊“娘娘”。

大娃是个傻子。

我爸爸妈妈是要到村里喝喜酒,二叔二婶也有事,所以就没有一起过来。

村里的人都这样喊他,饭后茶余的时光里,村子里的大人和小孩都喜欢逗他玩。因为他的智商与身高和年龄的强烈反差,所以人们在戏弄他的过程中获得了许多带着恶性趣味的开心。

不过,我也猜到,他们心里,对这个娘娘,始终是做不到完全接纳。

他不说话,嘿嘿的一笑转身去拿他的瓶子。再转过身来看着我时脸上挂着眼泪带着哭腔的说了句“我的蝌蚪全跑了,小鸡不能长高高,妈妈回不来了”便踉踉跄跄的往家里跑去。

我相信,我们好好地活着,也是二姑最大的心愿啊!

俩岁时某个飘着大雪的晚上,大娃发烧了在奶奶尝试各种土方法没用之后终于意识到要送到镇上的医院,可那个时候村里的交通工具实在是太少了,好不容易借到的牛车在大雪包裹的路面上是一走一滑,没办法,奶奶背着大娃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医院,到的时候天已经朦朦亮。因为耽搁时间太久的原因大娃的脑子出了些问题。

二姑父说的也不无道理,是啊!家里没有一个操持家务的女人也不行啊!

大娃你才不是傻子,站在他的坟前我在心里一遍遍的说着。

但是,二姑父也不容易,他对我们说,如果没有娘娘,我们爷三的生活岂不更糟?我们在外面忙了一天,回来还是冷锅冷灶,没有一口热饭吃,没有一口热汤喝,不是更可怜吗?

可是怎么会呢 ,我走的时候他明明还好好的。

《易经》有云:苦节不可贞!

大娃终于明白小鸡也像奶奶一样离开了,再也不会动,再也不会长大,爸爸妈妈也再也不会回来了,那天晚上大娃没有吃邻居端过来的一口饭,只是蜷缩在墙角抱着怀里的小鸡一直哭个不停。

这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表妹就说还是对娘娘心存芥蒂,这次过年回来,就偶尔会有些小矛盾,心里怎么就是不舒服。尤其是娘娘的孙儿到这里之后,表妹就觉得娘娘的眼里只有外孙,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心里特别不舒服。

渐渐长大的大娃心理年龄永远停留在了五岁,尽管在20003年时他已经十三岁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看到别的孩子天天喊着爸爸妈妈,大娃有天便回家问奶奶。

我爸有三个妹妹,两个弟弟,一共六个兄弟姐妹,王子的妈妈就是我爸第二个妹妹,可是二姑命苦,在她30多岁的时候,就不幸得病去世了,至今已经去世10年了。奶奶也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所以二姑的英年早逝是我们家最大的痛。

终于有一天,村里的小孩发现了大娃的这个“秘密”,他们把大娃精心照顾的小鸡装到一个小笼子里提着它到处跑,一个传一个像耍猴一样逗弄着大娃让带着哭声的大娃不停的追着他们跑来跑去,大娃哭的愈是大声,他们便笑的愈加开心,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天色渐晚,那些孩子终于在自己爸妈的回家吃饭声中放下笼子各自回家吃饭了。留下一个满脸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的大娃,还有几只早就因为惊吓和颠簸没了气息的小鸡。哭个不停的大娃把装蝌蚪的瓶子放在小鸡嘴边,甚至掰开小鸡的嘴企图让它们吃一条再吃一条,希望它们还能活过来,可是小鸡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

二姑父后来续弦,娶了另一个女人进来,就是表弟表妹现在的后妈。不过表弟和表妹不叫她妈,而是叫“娘娘”(第一声,老家对后妈的称呼)。

“谢谢,要不是你我差点就淹死了”

二姑留下一儿一女,现在都已长大成人,但是都还没有成家。

从那以后,那个暑假里我就经常和大娃呆在一起抓蝌蚪来喂小鸡,那时候还想着早点帮大娃把小鸡养大,好让他的爸妈早点回家。这样我也就能偿还大娃对我的救命之恩了我天真的这样想着.

我们到的时候,娘娘正在厨房忙活,四五十岁的娘娘风韵犹存,也打扮得很入时,对我们也格外热情,看到我爸爸妈妈、二叔二婶没一起过来,还嗔怪他们怎么不过来。

第二天人们在池塘里发现了大娃的尸体,等到打捞上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里还紧紧攥着装蝌蚪的瓶子,村里的人都说他是抓蝌蚪的时候一不小心跌进池塘的,可我一直坚定的觉得大娃他是自杀的。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宽恕别人,就是宽恕自己,与其活在过去的悲伤里,不如好好珍惜眼前的缘分和幸福的日子。

暑假很快就这样过去了,还没来得及看到小鸡长大,我就被爸妈接回了镇上,再后来因为父亲工作调动的原因,我们告别外婆搬到了另外一个S省。等再回到外婆家时已经是5年之后的事情了,彼时的我也早就明白大娃的爸妈是永远不会回来了,一切都只是他奶奶编给他的谎话、当我问起外婆大娃的消息时,外婆告诉我,大娃已经不在了。

其实,我的心里,也做不到完全接纳,我们对离去的二姑,有太多的心疼、同情和想念,有时,也为二姑感到不值。

认识他是在2003年的暑假,那年我小学二年级,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我被送到乡下的外婆家。乡下的生活特别开心,因为有太多的新鲜事物等着我去发现。但每天一定会去做的事情就是去村子里积雨水的池塘里抓蝌蚪,大娃也喜欢抓蝌蚪。池塘边可以落脚的地方不多,所以我和大娃总是在同一个地方做着同一件事但彼此并不说话。

我们也是劝表妹要多些包容,无论怎么样,娘娘都尽心尽力在照顾二姑父和自己的哥哥啊!

大娃和他的奶奶住在外婆家房子的后边,家里只有他和奶奶俩个人相依为命,在大娃的妈妈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他的父亲从四层的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本就贫困的家庭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他的妈妈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在生下他一周后带着丈夫死亡赔偿的几万块钱偷偷跑出了这个家从此再无踪影。

所以想到二姑的不易和苦命,再想想两个可怜的表弟和表妹,我们就忍不住悲从中来。

那是一个接近傍晚的黄昏,太阳散发出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光线平静的洒在池塘的水面上。突然,我看到在离我不远的水面上游着一只只长出俩条后腿的快要进化成为青蛙的蝌蚪,因为和平常自己抓到的一点都不一样,所以我很激动的拿着瓶子努力使自己靠近它,但一直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太过投入忘记是在池塘边的我分离一扑终于抓住了它,但开心的笑声还没来得及发出来,就被水灌嘴里的咕噜咕噜声代替。慌乱中看见大娃把他的装蝌蚪的瓶子一扔,着急的找了根棍子就向我递过来,拼今全力把我拉向了池塘边。

二姑在世的时候,二姑父对二姑并不好,而且姑父还经常打她,当时二姑跟着姑父过的日子真的很苦,二姑父当时根本没有现在这样顾家、这样勤劳,是他后来娶了娘娘,才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原来在我暑假离开之后,大娃依旧和他的奶奶住在一起,但奶奶毕竟年纪大了过度操劳的奶奶终于还是倒下了,在去世前将大娃拜托给了街坊邻居。奶奶走后,大娃一个人住在破烂的小屋里但每天却是更忙了,忙着抓虫子抓蝌蚪,等着小鸡长大。街坊邻居们也只是每天端点饭给他,保证他不被饿死而已。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后,大娃被欺负的更厉害了,不只是大人戏耍,就连七八岁的小孩竟然也向大娃扔石头捉弄他,日子过去不久大娃似乎变成了全村人的消遣,

这么想着,我也有些释然了!

“爸爸妈妈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给你挣钱盖大房子去了,你看咱家养了好几只小鸡,等到啥时候小鸡长大了会下蛋了,爸妈的房子也就盖好了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回来接你一起去住大房子喽“你要听话好好喂小鸡,这样它们才能长的快知道不?

其实,就算表弟不打电话来,我们也准备去他家拜年的。

今天初五,前一天晚上二姑妈家的表弟王子就打电话接我们去他们家做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