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公伐胡,郑武公嫁女伐胡

从前,在郑国西北面有一个小国家,叫胡国。

秋风萧瑟,落叶缤纷,一只白鹤孤独地在新郑北关梳洗台上空盘旋,盘旋……

秋风萧瑟,落叶缤纷,一只白鹤孤独地在新郑北关梳洗台上空盘旋,盘旋……

郑武公时时觊觎着水草丰美的胡国,总想一口吞并它。可是,胡国人个个擅长骑马射箭,勇猛剽悍,而且始终严密警惕着郑国,在边防的关隘也增加了很多的将士。因此,郑武公不敢轻举妄动。

梳洗台,俗称梳妆台。这台并不雄伟高大,只不过高约7米,南北长135米,东西宽80米,台面上只留存了两段十几米长、两三米高、一米多宽的土墙,略呈弧形的墙面上长着一些高低不平的构树之类的灌木,就像两把古旧的木刺已不整齐的梳子。清乾隆四十一年《新郑县志》记述:梳洗台在城西北一里。旧传郑女嫁齐,梳妆于此。又云:郑伯嫁女,处女其上,未详孰是。经过考古发掘,发现有台上水井和地下排水管道。在台基四周地下发现有夯土筑成的围墙墙基遗迹。考古资料证明,此台建于春秋,应是一处东周时期宫殿基址。

梳洗台,俗称梳妆台。这台并不雄伟高大,只不过高约7米,南北长135米,东西宽80米,台面上只留存了两段十几米长、两三米高、一米多宽的土墙,略呈弧形的墙面上长着一些高低不平的构树之类的灌木,就像两把古旧的木刺已不整齐的梳子。清乾隆四十一年《新郑县志》记述:“梳洗台在城西北一里。旧传郑女嫁齐,梳妆于此。又云:郑伯嫁女,处女其上,未详孰是。”经过考古发掘,发现有台上水井和地下排水管道。在台基四周地下发现有夯土筑成的围墙墙基遗迹。考古资料证明,此台建于春秋,应是一处东周时期宫殿基址。

精通心理战的郑武公想出了一个计策。他派遣大臣,携带厚礼,前去胡国求亲,胡君不知是计,欣然答应了。

白鹤落在了台上的土墙上,扑棱着翅膀……

白鹤落在了台上的土墙上,扑棱着翅膀……

郑国公主出嫁的那天,两国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公主又带去一大群陪嫁的美女娇妾,成天在内宫里欢歌醉舞,使胡君沉湎于声色犬马之中。

梳洗台,历代多有咏叹,姜分司《梳洗台》:

梳洗台,历代多有咏叹,姜分司《梳洗台》:

过了一阵,郑武公召集文武百官,问道:寡人准备用兵夺地,你们看看,哪个国家可以讨伐?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敢则声。

郑姬渺何许,危台今尚存。

郑姬渺何许,危台今尚存。

有个叫关其思的大夫知道大王平素总垂涎着胡国,便上堂答道:可以先讨伐胡国。郑武公一听拍案大怒,厉声骂道:混蛋,胡国乃我们兄弟邻邦,你竟敢怂恿我去讨伐,快推出去斩首示众!

地委像梳缺,土蚀菱镜昏。

地委像梳缺,土蚀菱镜昏。

消息传到胡国,胡君越发信赖郑国,于是边防日弛,兵马不操。

秋风悲白鹤,夜月号清猿。

秋风悲白鹤,夜月号清猿。

在一个黑夜里,郑国出奇兵偷袭,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胡国。

我时访遗迹,感慨伤心魂。

我时访遗迹,感慨伤心魂。

哲理启示:

梳缺镜昏,鹤悲猿啼,读来让人伤心惊魂,意乱情迷!如此一个千年古迹,男婚女嫁也本来是人生一大喜事,却引起人们的伤心感慨,会不会有一段催人泪下的故事……

梳缺镜昏,鹤悲猿啼,读来让人伤心惊魂,意乱情迷!如此一个千年古迹,男婚女嫁也本来是人生一大喜事,却引起人们的伤心感慨,会不会有一段催人泪下的故事……

将欲夺之,必先与之。如果一味贪图小恩小惠,被假仁假义迷惑,就会导致损失的和收到的相差很多,因小而失大。

白鹤几经盘旋,好像有点不太情愿地落在了台上刚犁过的土地上,用自己的长嘴梳理着羽毛……

白鹤几经盘旋,好像有点不太情愿地落在了台上刚犁过的土地上,用自己的长嘴梳理着羽毛……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不忍卒闻,不忍卒读……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不忍卒闻,不忍卒读……

时光倒流到两千多年前。有一天,周朝王室卿士郑武公掘突奉命南巡胡国,见到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况且又和自己的国家是近邻。于是,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善用权谋并且不择手段开土封疆的郑武公,就动起了如何将胡土变成郑地的脑筋。灭郐的釜底抽薪,灭虢的推聋装哑,显然都不太适应对付胡国。怎么办?这可让郑武公作了大难。一块嘴边的肥肉却吃不到嘴里,这让他许多天寝食难安,雷厉风行是郑武公的一贯作风,求之不得,辗转反侧,那不过是对一个美女的追求,而对于领土的追求贪得无厌的国君来说,大好河山不能为我所有,又怎么能够吃好睡好呢?

时光倒流到两千多年前。有一天,周朝王室卿士郑武公掘突奉命南巡胡国,见到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况且又和自己的国家是近邻。于是,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善用权谋并且不择手段开土封疆的郑武公,就动起了如何将胡土变成郑地的脑筋。灭郐的釜底抽薪,灭虢的推聋装哑,显然都不太适应对付胡国。怎么办?这可让郑武公作了大难。一块嘴边的肥肉却吃不到嘴里,这让他许多天寝食难安,雷厉风行是郑武公的一贯作风,“求之不得,辗转反侧”,那不过是对一个美女的追求,而对于领土的追求贪得无厌的国君来说,大好河山不能为我所有,又怎么能够吃好睡好呢?

有一天,闲来无事,郑武公正在和夫人姜氏聊天,只见自己的女儿头上插着簪子来到眼前,正是年方二八,可人娇娃。他才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举行了笄礼,已经超过了十五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于是,郑武公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那胡君年近二十,青春焕发,还没有婚配,如果将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许配给他,不愁他不就范。又一想:不妥!常言说:虎毒不食子。自己的女儿一旦嫁给胡君,就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是,为了郑国的兴旺发达,为了子孙的千秋大业,不要说是一个女儿,就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郑武公托同为王室卿士的周公前去说媒,胡君欣然同意,自己年轻治国经验不足,胡国也常被邻国侵扰,如果和中原强国郑国联姻,老岳父又是王室卿士,常言说:打狗还要看主面,谁还敢再小觑胡国!这就叫背靠大树好乘凉。

有一天,闲来无事,郑武公正在和夫人姜氏聊天,只见自己的女儿头上插着簪子来到眼前,正是年方二八,可人娇娃。他才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举行了笄礼,已经超过了十五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于是,郑武公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那胡君年近二十,青春焕发,还没有婚配,如果将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许配给他,不愁他不就范。又一想:不妥!常言说:“虎毒不食子。”自己的女儿一旦嫁给胡君,就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是,为了郑国的兴旺发达,为了子孙的千秋大业,不要说是一个女儿,就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郑武公托同为王室卿士的周公前去说媒,胡君欣然同意,自己年轻治国经验不足,胡国也常被邻国侵扰,如果和中原强国郑国联姻,老岳父又是王室卿士,常言说:“打狗还要看主面”,谁还敢再小觑胡国!这就叫“背靠大树好乘凉”。

开土封疆是国之大事,不仅国君有了主意,而且还要听听朝臣们的看法。一日上朝,武公问文武百官:我郑国要开土封疆,才能光大先祖功业。不知何国可以攻取?众臣面面相觑,无言应对,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国君壶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时,在武将班中闪出一人,朗声叫道:微臣认为,胡国可伐。胡君刚与我国结亲,必定疏于防范。我主奇袭胡国,定能大获全胜。众人看时,那人面如锅底,目似铜铃,长髯飘飘,虎背熊腰,正是郑国名将关其思,所以,议论纷纷,不知可否。郑武公一听,正中下怀,心中想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转念一想:不妥,谋取敌国,关键是密谋,才能出奇制胜!如果决议于朝中,势必泄露出去,又怎么能够旗开得胜?看来光牺牲一个爱女还不够,还要再搭上一个爱将了!想罢,武公故作恼怒,拍案而起:胡说!胡国与我国是兄弟之国。你竟然要攻伐胡国,将置寡人何地?给我推出去斩了!不一会儿,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就呈了上来。

开土封疆是国之大事,不仅国君有了主意,而且还要听听朝臣们的看法。一日上朝,武公问文武百官:“我郑国要开土封疆,才能光大先祖功业。不知何国可以攻取?”众臣面面相觑,无言应对,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国君壶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时,在武将班中闪出一人,朗声叫道:“微臣认为,胡国可伐。胡君刚与我国结亲,必定疏于防范。我主奇袭胡国,定能大获全胜。”众人看时,那人面如锅底,目似铜铃,长髯飘飘,虎背熊腰,正是郑国名将关其思,所以,议论纷纷,不知可否。郑武公一听,正中下怀,心中想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转念一想:不妥,谋取敌国,关键是密谋,才能出奇制胜!如果决议于朝中,势必泄露出去,又怎么能够旗开得胜?看来光牺牲一个爱女还不够,还要再搭上一个爱将了!想罢,武公故作恼怒,拍案而起:“胡说!胡国与我国是兄弟之国。你竟然要攻伐胡国,将置寡人何地?给我推出去斩了!”不一会儿,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就呈了上来。

这时候武公早已将自己的女儿送入了大宫,婆家的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都在这里举行。

这时候武公早已将自己的女儿送入了大宫,婆家的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都在这里举行。

只是可怜了郑姬!去到胡国才半天光景,无非是:

只是可怜了郑姬!去到胡国才半天光景,无非是:

情怯怯拜了高堂

情怯怯拜了高堂

胆颤颤入了洞房

胆颤颤入了洞房

心咚咚除了盖头

心咚咚除了盖头

羞答答进了鸳帐……

羞答答进了鸳帐……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大喊:不好啦!郑国兵马打进城来了!外面一片喊杀声,胡君也顾不得郑姬了,急忙披挂上阵,寻敌厮杀。刚出门就遇见郑兵,一阵箭雨,胡君就去找阎王爷申冤去了!郑姬隔着窗户都看个一清二楚,痛不欲生,跪下对着西北郑国国都新郑方向拜了三拜,就用一根红绫子结束了自己,追赶她的夫君去了!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大喊:“不好啦!郑国兵马打进城来了!”外面一片喊杀声,胡君也顾不得郑姬了,急忙披挂上阵,寻敌厮杀。刚出门就遇见郑兵,一阵箭雨,胡君就去找阎王爷申冤去了!郑姬隔着窗户都看个一清二楚,痛不欲生,跪下对着西北郑国国都新郑方向拜了三拜,就用一根红绫子结束了自己,追赶她的夫君去了!

白鹤一声长鸣,展开翅膀向着东南方翩翩飞去……

白鹤一声长鸣,展开翅膀向着东南方翩翩飞去……

路人指说一荒基,妆阁成灰两字遗。衰草连阶坟历历,故宫何处黍离离。月盈空转新磨镜,云变难描旧理丝。欲问娇啼临嫁迹,野花含露记愁姿。在这荒台之下,是谁在读一首古诗?荒基、衰草、坟茔、野花众多衰败的事物连接在一起,和新婚送嫁的喜庆气氛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昔日的悲惨故事又像电影一样浮现在我们的面前……

“路人指说一荒基,妆阁成灰两字遗。衰草连阶坟历历,故宫何处黍离离。月盈空转新磨镜,云变难描旧理丝。欲问娇啼临嫁迹,野花含露记愁姿。”在这荒台之下,是谁在读一首古诗?荒基、衰草、坟茔、野花众多衰败的事物连接在一起,和新婚送嫁的喜庆气氛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昔日的悲惨故事又像电影一样浮现在我们的面前……

那令人心痛的如泣如诉的声音从梳洗台上空传出,不断向周边扩散……

那令人心痛的如泣如诉的声音从梳洗台上空传出,不断向周边扩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