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托之子第一遍接受专访,布托之子子承母业重临巴政党

布托之子任党领袖引爆其家族矛盾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之子子承母业重返巴政坛

贝-布托之子首次接受专访 警告巴基斯坦可能分裂

年纪尚小的比拉瓦尔能顶得住残酷的政治争斗吗?

10月21日电 据美国媒体报道,七年前,贝娜齐尔:布托(Benazir
Bhutto)结束十年的流亡,回到巴基斯坦,受到了数十万追随者的热烈欢迎。刚刚过去的周末,26岁的比拉瓦尔:布托:扎尔达里(Bilawal
Bhutto
Zardari)尝试通过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的一场盛大集会,继承他母亲的影响力,重返巴基斯坦政坛。

伊斯兰堡消息:巴基斯坦人民党新任主席、贝-布托的儿子比拉瓦尔8日在伦敦首次接受媒体专访,就巴基斯坦国内局势、贝-布托遇刺案调查以及人民党未来政策等发表看法。比拉瓦尔还特别警告巴基斯坦极有可能出现内战和严重的分裂。

贝·布托遇袭身亡后,该党公布了其遗嘱,遗嘱中贝·布托指定自己的丈夫扎尔达里作为新一任政党领袖。但是,扎尔达里随后表示将这一职位交给自己的儿子比拉瓦尔。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最终决定由比拉瓦尔出任新一任主席,扎尔达里任联合主席,协助比拉瓦尔管理党务,直到其完成在牛津大学的学业后,再正式领导党的工作。但是这一任命却遭到了布托家族另一位重要人物的强烈反对。

文章称,数万名忠于他所在党派的支持者身着代表该党的红色、黑色和绿色服装,聚集在巴基斯坦国父穆罕默德:阿里:真纳(Muhammad
Ali
Jinnah)陵墓前广阔的草地上,随着该党的歌曲起舞,并反复呼喊支持这名年轻政党领袖的口号。

  比拉瓦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的母亲贝-布托遭到暗杀后,巴基斯坦政府随后所进行的调查一直缺乏“必要的透明度”,因为有许多“法庭证据”已经遭到了破坏,这一点可以从警方当时如此迫不及待的破坏暗杀现场就能看出来。巴基斯坦人民党以及整个贝-布托家族都要求尽快由联合国介入遇刺案的调查。比拉瓦尔警告称,由于巴基斯坦的民主制度已经遭到了破坏,如果届时无法自由和公平的选举,巴基斯坦将会陷入内战和严重的分裂局面,这对于整个国家来说无异于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比拉瓦尔还表示,他目前仍计划在英国牛津大学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希望媒体能够尊重他的隐私,不要过多地关注和干预自己的学业以及生活。

布托叔叔喊话

曾就读于牛津大学的布托:扎尔达里希望通过这次集会激起民众的兴趣,重振他所领导的巴基斯坦人民党(Pakistan
Peoples
Party)。在2013年的大选中,结束了五年一届执政任期的该党,深受腐败和无能指控的困扰,遭遇重创。自那以后,人民党被从全国舞台上赶了下去,现在只在省一级,且仅在信德省这一个地方掌权。数十年来,那里一直是该党的权力基础。

  比拉瓦尔对记者说,尽管巴基斯坦人民党目前十分需要他,但他并不会立刻弃学从政。他说,在他继续学业期间,他的父亲扎尔达里将主持党务。此外,贝-布托流亡期间主持人民党日常工作的法希姆和人民党旁遮普省负责人马赫杜姆-沙阿-马哈茂德-库雷希等7人将组成“顾问委员会”,为比拉瓦尔处理党务和政务提供建议。比拉瓦尔说,“我不想那么做,我希望继续能够继续在牛津大学学习。我从母亲身上学到有关政治和巴基斯坦的所有东西。巴基斯坦人民党把一切都事先计划好了,我在完成学业后将会继承我母亲的事业。我的外祖父、人民党创始人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是一位勇敢的人,我认为我很幸运,因为我有强有力的榜样,在我将来选择从事什么职业时,他们会对我的决定发挥重要影响。”

比拉瓦尔没资格继任

文章称,布托:扎尔达里重建人民党的任务颇为艰巨。让这一挑战突显出来的是,上周,在中部城市木尔坦举行的补缺选举中,该党表现糟糕,候选人只得到了区区几千张选票,仅名列第三。选举的获胜者,是颇具魅力的反对派政界人士、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Imran
Khan)支持的一名独立候选人。

  比拉瓦尔的名字在巴基斯坦语中意思为“独一无二”。在他出生三个月后,他的母亲贝-布托就率领人民党赢得了巴基斯坦的议会选举,成为巴首位女总理。但比拉瓦尔尚未长大成人,就跟随父母流亡海外,在此期间,贝-布托一家主要居住在英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城市迪拜,比拉瓦尔在迪拜的拉希德男校上中学。巴基斯坦媒体此前的报道说,比拉瓦尔喜爱打靶、游泳、骑马和壁球。他很怀念在巴基斯坦的生活,尤其是他喜爱的板球运动。尽管年纪轻轻,但家族渊源让比拉瓦尔从小就流露出从政理想,贝-布托之死更是将他直接推到了政治前台,成为人民党第三代来自布托家族的领导人。除了当过总理的祖父和母亲外,比拉瓦尔之父扎尔达里也曾从政,担任过巴基斯坦政府投资部长。比拉瓦尔去年秋天进入英国牛津大学念书,他的母亲和外祖父都曾在这所著名学府学习。

据英国《泰晤士报》1月2日报道,为了表明自己有权领导布托王朝,比拉瓦尔将自己的名字由比拉瓦尔·扎尔达里改为比拉瓦尔·布托·扎尔达里。但是,这一象征性举动引来贝·布托的叔叔蒙塔兹·布托的强烈批评。他表示,比拉瓦尔改名的行为违反了部落传统规范,他不是布托家族的人,因此没有权利领导人民党。蒙塔兹说:“你不能仅仅加上个名字就改变了身份,也无法在一夜之间就成为布托家族里的人。”

从8月中旬开始,伊姆兰:汗一直在首都伊斯兰堡,参与领导反对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政府的抗议活动。作为谢里夫总理的挑战者,伊姆兰:汗势头猛增。在全国各地,尤其是人口最多、最富裕的旁遮普省,他能吸引到大规模的人群参加集会。旁遮普省决定着所有本土政党的政治未来。

  比拉瓦尔年仅19岁就成为巴基斯坦最大反对党的主席。对此,巴政界人士普遍认为,选择比拉瓦尔接班十分自然,但这名年轻的领袖还需要锻炼。隶属人民党的巴议会议员巴巴尔-阿万说,眼下局势很像贝-布托之父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1979年被处死时的情况。巴巴尔-阿万说:“贝娜齐尔当时也很年轻,她当时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人民党的忠实党员都对布托家族报有极大期望。”阿万说,比拉瓦尔总有一天会掌握人民党实权,但现在,他需要“准备和培养”。在贝-布托葬礼上,年轻的比拉瓦尔尽管悲痛,却显得极为沉着镇静。

布托丈夫是投机分子

伊姆兰:汗要求重新举行选举,不仅宣称谢里夫是因为选举程序遭到操纵方才上台的,还在利用民众对政府的普遍不满。

蒙塔兹也对扎尔达里进行了公开抨击,将其称为政治投机分子。蒙塔兹说:“人民党是在布托家族血汗的浇筑下才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应该让姓布托的人来继任党的领导人,这对于该党来说不可或缺。而扎尔达里家族对于人民党没有做出任何贡献和牺牲,他们只想从中获利。”他说,“这种任命会造成政党的分裂。扎尔达里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和头脑,我认为这会导致人民党的彻底瓦解。”

最近几个月,通货膨胀、断电以及针对谢里夫家族的裙带和腐败指控——伊姆兰:汗有力地提出了相关指控——似乎引起了民众的共鸣。

家族矛盾剖析

伊姆兰:汗领导的集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男女。主要来自中上层阶级的他们,被他的变革呼声所吸引。

布托与弟弟弟媳不和

卡拉奇上周的集会表明,布托:扎尔达里做出了新的努力,希望能重回政治舞台,把自己塑造成巴基斯坦未来的领导人,并显示出他是巴基斯坦年轻人的真正代表。

蒙塔兹表示,人民党主席职位应该传给贝·布托的妹妹——萨娜姆·布托,或者传给贝·布托的弟媳——金娃·布托的一个孩子。

他似乎想表明,自己是外公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Zulfiqar Ali
Bhutto)和贝娜齐尔:布托的灵魂转世——这两个充满魅力的人物生前均曾担任巴基斯坦总理。

萨娜姆现居住伦敦,与贝·布托意见一致。对于人民党的新领导人,萨娜姆表示赞同,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认为新的领袖人选遵循了贝·布托的遗愿,这不仅有助于人民党尽早解决领导人争端,更可以在未来增强其实力。”

布托:扎尔达里的长相与外公和母亲非常相似,而且他还在讲话中刻意模仿二人的演讲风格。1979年,他的外公被当时掌权的军政府处决;2007年,她的母亲在成功回国后遭到暗杀。

金娃则不同,她是贝·布托的弟弟穆尔塔扎·布托的遗孀,夫妇两人与贝·布托的政治立场并不一致。金娃曾于1997年参与选举,与贝·布托形成抗衡之势,一度被称为“布托家族的姑嫂之争”。她和丈夫有两个孩子,分别是25岁的女儿法蒂玛·布托和18岁的儿子小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他们目前居住在卡拉奇。法蒂玛是报纸专栏作家,同样对贝·布托持批评态度。

警方声明称,卡拉奇的集会吸引了至少10万人,其中大多来自信德省的农村地区,另有2.25万名警察在维持秩序。卡拉奇宣布当天为公众假日。

1995年3月,穆尔塔扎以贝·布托违背父亲政治理念为由,宣布离开人民党,另组新党。次年9月,他和助手与警方发生冲突,最终伤重身亡。而金娃和法蒂玛一直公开指责贝·布托和扎尔达里是幕后主谋。

不过,来到现场的人比组织者预计的要少,尤其是卡拉奇的城市人口。出席了集会的分析人士称,在布托:扎尔达里讲到一半时,许多人开始离去。

蒙塔兹与布托积怨已久

在演讲中,布托:扎尔达里指责他的政治对手利用贪污指控来打击他的党派。他说,“关于腐败的说辞只是用来阻止我们服务于你们的借口。”

蒙塔兹今年74岁,是贝·布托父亲阿里·布托的弟弟,也是古老的布托部落的领导人。布托部落是信德省最大的部族之一,拥有近70万名成员。他与贝·布托父女政见不和而矛盾很深,1973年被阿里·布托解除了所在的信德省首席部长的职务。

布托:扎尔达里为了把自己塑造为领导人所做的努力,以及他一再重复的“只有布托主义才能救巴基斯坦”的提法,似乎并没有给政治分析人士留下深刻印象。

1985年,蒙塔兹成立了一个新的政治组织,贝·布托接任人民党领袖后,将其从该党中除名。现在蒙塔兹是信德国民阵线的领导人,但在议会中没有席位。

巴基斯坦的著名英文日报《黎明报》的编辑西里尔:阿尔梅达(Cyril
Almeida)说,他的演讲“仍停留在过去”。

巴极端分子:比拉瓦尔已成袭击目标

“布托主义对新一代人根本毫无意义,”著名政治评论员、《星期五时报》(The
Friday Times)的主编、GEO TV的脱口秀主持人纳贾姆:赛提(Najam
Sethi)说。他还表示,伊姆兰:汗的党派拥有热情的支持者,让人民党相形见绌。

巴基斯坦一位激进的神职人员1日晚向贝·布托之子比拉瓦尔发出了警告,这位神职人员坚持称:“比拉瓦尔现在已成为袭击目标。”

“比拉瓦尔对谢里夫和伊姆兰:汗的威胁主要是象征性的,”伊斯兰堡的政治师穆沙拉夫:扎伊迪(Mosharraf
Zaidi)说。“为了令这个威胁成为现实,比拉瓦尔需要让人民党在信德省改头换面,还有尤其是在旁遮普省。更多的老一套将无济于事。”

据英国《太阳报》报道,持极端塔利班立场的伊尔沙德在伊斯兰堡红色清真寺对极端分子们称:“我不知道是哪个组织暗杀了贝·布托。我目前对比拉瓦尔所知甚少,我只知道他是一位持自由派立场的人士,这是对伊斯兰的偏离,真正的穆斯林不会允许他反对伊斯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