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源县出土一批青铜文物,新疆新源县出土一组青铜器

图片 1
图片 2



本报讯
8月25日,新疆建设兵团农4师电力局职工段强和段天宝两兄弟在挖高压电线杆地线沟时,无意中发现一组6件文物。段家两兄弟将这一消息报告当地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并与县文管所所长关恒真一同将出土文物送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进行鉴定,经鉴定这些文物是一组珍贵的青铜器。8月27日,州文物局派专业技术人员赴出土文物现场进行了实地勘察,并对文物出土点进行了清理发掘。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已上缴新源县文管所收藏。

出土文物包括青铜铲、青铜凿、青铜刀各1件,青铜镜3面。青铜铲方形带銎,斜双肩,弧刃,两面饰有三角形纹饰。铲身长14、肩部宽9.7、刃部宽8.6、銎深7、端口内径2.8、外径3.5、厚0.7—0.9厘米,刃部呈“V”字形,有磨损和使用痕迹。青铜凿凿身呈圆柱形带銎,刃部扁平,刃部以上有一凹槽。凿身长18.6、銎深6、端口内径1.8、外径2.5、刃宽2.5厘米。青铜刀弓背弧刃,柄部曲首带凹槽。刀身通长26、刀柄长11.7、刃部0.3—0.4厘米,出土时完好,现稍残。青铜镜3面出土时扣在一起,均为弧形面、弧形背,弧度在1厘米之间,镜心到边缘厚度均匀,素面。直径分别为10.6、10.7和9.7厘米,厚0.25厘米。

天山网讯(通讯员 张彬 记者
安可)近日,新疆新源县出土了6件青铜器,据初步考证,这一批青铜器埋藏于公元前2000年至1000年间,至今约1600年,为进一步研究伊犁河流域文化溯源提供了佐证。
这些文物发现地点位于则克台镇西部的北山坡草场中,是农四师电力局职工段强和段天宝两兄弟挖高压电线杆的地线沟时无意中发现的。这组文物共6件,包括青铜铲一件、青铜凿一件、青铜刀一件、青铜镜三件,其中青铜铲两面都饰有三角形纹饰,并且清晰可辨,青铜刀有磨损的痕迹,由于挖掘不慎,已经断裂,青铜镜镜心到边缘厚度均匀,反映了当时青铜器铸造手法的熟练。
在挖掘出这一批文物后,段家两兄弟立刻将这一消息报告该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并与文管所所长关恒真一同将出土文物送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进行鉴定,经鉴定这些文物是—组珍贵的青铜器。随后州文物局派专业技术人员赴出土文物现场进行了实地勘察,并对文物出土点进行了清理发掘。
据该县文管所所长关恒真介绍,此次出土的6件青铜器在昭苏、特克斯等县也可找到部分相同的藏品类型。从此次出土的器物看,其与哈萨克斯坦发现的安德洛诺沃文化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应属典型的青铜器时代文物。
稿源:《新疆经济报》

天山网讯(通讯员 张彬 记者
安可)近日,新疆新源县出土了6件青铜器,据初步考证,这一批青铜器埋藏于公元前2000年至1000年间,至今约1600年,为进一步研究伊犁河流域文化溯源提供了佐证。
这些文物发现地点位于则克台镇西部的北山坡草场中,是农四师电力局职工段强和段天宝两兄弟挖高压电线杆的地线沟时无意中发现的。这组文物共6件,包括青铜铲一件、青铜凿一件、青铜刀一件、青铜镜三件,其中青铜铲两面都饰有三角形纹饰,并且清晰可辨,青铜刀有磨损的痕迹,由于挖掘不慎,已经断裂,青铜镜镜心到边缘厚度均匀,反映了当时青铜器铸造手法的熟练。
在挖掘出这一批文物后,段家两兄弟立刻将这一消息报告该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并与文管所所长关恒真一同将出土文物送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进行鉴定,经鉴定这些文物是—组珍贵的青铜器。随后州文物局派专业技术人员赴出土文物现场进行了实地勘察,并对文物出土点进行了清理发掘。
据该县文管所所长关恒真介绍,此次出土的6件青铜器在昭苏、特克斯等县也可找到部分相同的藏品类型。从此次出土的器物看,其与哈萨克斯坦发现的安德洛诺沃文化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应属典型的青铜器时代文物。
稿源:《新疆经济报》

伊犁州博物馆和各县文物保护管理所收藏有数百件青铜器,此次出土的6件青铜器在州博物馆均可找到相同的藏品类型。有关伊犁河上游中国境内出土的青铜器,近年国内学者虽做过一些研究,但到目前为止仍是凤毛麟角,所用观点也基本上是借用前苏联在伊犁河下游哈萨克斯坦国研究的成果,尚没有建立起独立的研究体系。从弓背斧、弓背弧刃刀、铲等典型器物看,其与伊犁河下游哈萨克斯坦国发现的安德洛诺沃文化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应属典型的青铜时代文物(中亚青铜时代时限在公元前2000—前1000年)。这次发现为进一步研究伊犁河流域文化增添了新的内容。

< 1 > < 2 >

< 1 > < 2 >

相关文章